鹤壁市淇滨区8月17日一养鸡场被抢占至今无人解决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14:59:59 点击:53333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2019年8月17日下午蒋日明带人到鸡场以将转让给第三方为由阻止卖鸡蛋,林州蛋商亮亮可证明电话13503464333,蛋商王小明及妻子可证实电话13137221932,报警求助出警人员庞村派出所高警官有执法记录仪可证明
  第二,2019年8月18日蒋日明带领转让的第三方到鸡场抢夺鸡场,报警求助排除妨碍,庞村派出所张勇出警,蒋日明拿出营业执照并出具转让协议及口述将鸡场转让,而我出具租赁合同。张勇警官认定蒋日明是法人有权转让鸡场,不认可我的租赁合同。我诉求正式蒋日明营业执照租赁合同与鸡场不符,张勇警官称那你可以去法院告起诉,出警执法记录仪可证实。现场诉求鸡子一天没法喂料将会造成损失,张勇警官称我们不能替你喂料,今天暂由你经营,晚上我们回去和所长商量,明天开会研究由谁经营,我诉求对方阻止卖鸡蛋无法购买原料饲喂,张勇警官称那你自己想法,并未维持正常经营现状,出警执法记录仪可证实
  第三,8月19日我们到庞村派出所请求给予援助,张勇警官以各种理由不见,蒋日明带领第三方等人再次到机场抢夺,并趁机进原料强行接手生产,报警求助迟迟不到,最终张勇警官出警,双方争执不休张勇警官要求三方当日下午三点到法院现场开庭决定经营权,张勇警官把我们送到法院后离开(法院监控及登记处可证实),蒋日明及第三方趁机返回鸡场卸豆粕再次强行接手生产(送货司机孙凤广本人及派出所的口供可证实)
  第四、9月25日蒋日明带领三个社会人员撕毁账目,殴打我母亲并将我室内床,沙发等扔进水池(出警执法记录仪及所长李鹏及照片、录音和蒋日明口供可证实)
  第五、每次报警从未做询问笔录
  第六、2019年9月21日李鹏所长明确告知我说8月17日事发当晚蒋日明拿着营业执照及转让手续去找他,他已告知蒋日明转让无效,但为何蒋日明8月18日、8月19以仍此手续抢夺鸡场,屡次报警求助为何出警人员不能制止该行为,保障我的合法权益
  第七、10月4日淇滨区公安局派四名经侦对案件展开调查,有调查结果为证(材料约10公分厚为证和录音为证)
  第八、鸡场被抢占后,10月2日金山办事处和金山派出所共同清点资产,而蒋日明三次变卖鸡子,报警求助,仍未能制止对方,财产仍在流失。有照片和金山办事处现场录像为证。
  基于以上几点,我不认同淇滨区公安局回复意见,1、出警人员张勇出警过程现场处理明显偏袒对方,处事不公。2、出警过程私自决定经营权属滥用职权。3、报警求助出警人员张勇又骗我到法院现场开庭属不作为、乱作为、推卸责任。4、派出所长李鹏在明知蒋日明转让无效的情况下,没有告知民警制止该行为造成鸡场被抢占,无形中协助对方将鸡场抢占,属渎职。而在淇滨区公安局的信访回复意见书中只字不提蒋日明将鸡场转让给第三方,并与第三方带领数人到鸡场抢夺,其次对出警人员张勇决定我经营权及对我提供手续不认可一事只字不提,对诱骗我们到法院现场开庭一事只字不提第三对蒋日明动用社会人员撕账目、扔东西只字不提,第四既然所长李鹏已经告知蒋日明其转让无效,而蒋日明在次日再次到鸡场实施抢夺过程出警人员未能制止,在回复书中仍未提到。第五,既然已告知蒋日明转让无效为何19日报警求助出警张警官还诱骗让我们三方到法院现场开庭。回复书中依然不提。我不明白公安机关这样的回复意义何在?蒋日明公然抢夺鸡场是什么行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1:31:26
  姓名:朱景科、性别:男、身份证号码:410322198306062835
  文化程度:大专,家庭住址: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中凯好家园1号楼1单元202室
  情况说明:
  第一,2019年8月17日下午蒋日明带人到鸡场以将转让给第三方为由阻止卖鸡蛋,林州蛋商亮亮可证明电话13503464333,蛋商王小明及妻子可证实电话13137221932,报警求助出警人员庞村派出所高警官有执法记录仪可证明
  第二,2019年8月18日蒋日明带领转让的第三方到鸡场抢夺鸡场,报警求助排除妨碍,庞村派出所张勇出警,蒋日明拿出营业执照并出具转让协议及口述将鸡场转让,而我出具租赁合同。张勇警官认定蒋日明是法人有权转让鸡场,不认可我的租赁合同。我诉求正实蒋日明营业执照租赁合同与鸡场不符,张勇警官称那你可以去法院告起诉,出警执法记录仪可证实。现场诉求鸡子一天没法喂料将会造成损失,张勇警官称我们不能替你喂料,今天暂由你经营,晚上我们回去和所长商量,明天开会研究由谁经营,我诉求对方阻止卖鸡蛋无法购买原料饲喂,张勇警官称那你自己想法,并未维持正常经营现状,出警执法记录仪可证实
  第三,8月19日我们到庞村派出所请求给予援助,张勇警官以各种理由不见,蒋日明带领第三方等人再次到机场抢夺,并趁机进原料强行接手生产,报警求助迟迟不到,最终张勇警官出警,双方争执不休张勇警官要求三方当日下午三点到法院现场开庭决定经营权,张勇警官把我们送到法院后离开(法院监控及登记处可证实),蒋日明及第三方趁机返回鸡场卸豆粕再次强行接手生产(送货司机孙凤广本人及派出所的口供可证实)
  第四、9月25日蒋日明带领三个社会人员撕毁账目,殴打我母亲并将我室内床,沙发等扔进水池(出警执法记录仪及所长李鹏及照片、录音和蒋日明口供可证实)
  第五、每次报警从未做询问笔录
  第六、2019年9月21日李鹏所长明确告知我说8月17日事发当晚蒋日明拿着营业执照及转让手续去找他,他已告知蒋日明转让无效,但为何蒋日明8月18日、8月19以仍此手续抢夺鸡场,屡次报警求助为何出警人员不能制止该行为,保障我的合法权益
  第七、10月4日淇滨区公安局派四名经侦对案件展开调查,有调查结果为证(材料约10公分厚为证和录音为证)
  第八、鸡场被抢占后,10月2日金山办事处和金山派出所共同清点资产,而蒋日明三次变卖鸡子,报警求助,仍未能制止对方,财产仍在流失。有照片和金山办事处现场录像为证。
  基于以上几点,我不认同淇滨区公安局回复意见,1、出警人员张勇出警过程现场处理明显偏袒对方,处事不公。2、出警过程私自决定经营权属滥用职权。3、报警求助出警人员张勇又骗我到法院现场开庭属不作为、乱作为、推卸责任。4、派出所长李鹏在明知蒋日明转让无效的情况下,没有告知民警制止该行为造成鸡场被抢占,无形中协助对方将鸡场抢占,属渎职。而在淇滨区公安局的信访回复意见书中只字不提蒋日明将鸡场转让给第三方,并与第三方带领数人到鸡场抢夺,其次对出警人员张勇决定我经营权及对我提供手续不认可一事只字不提,对诱骗我们到法院现场开庭一事只字不提第三对蒋日明动用社会人员撕账目、扔东西只字不提,第四既然所长李鹏已经告知蒋日明其转让无效,而蒋日明在次日再次到鸡场实施抢夺过程出警人员未能制止,在回复书中仍未提到。第五,既然已告知蒋日明转让无效为何19日报警求助出警张警官还诱骗让我们三方到法院现场开庭。回复书中依然不提。
  我不明白公安机关这样的回复意义何在?对鹤壁市公安机关还能不能担当人民守护者表示怀疑。蒋日明公然抢夺鸡场是什么行为?
  
  
  
  
  • 朱景科: 举报  2019-11-14 07:50:25  评论

    评论 朱景科:属当今社会黑恶势力,是严打的对象,他有过杀人经历,多次前科,市政府重点打击对象,而无形中却成了帮凶,太可怕了,
我要评论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1:32:07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叫朱景科,性别:男,民族:汉族,1983年6月6日出生,身份证号:410322198306062835住址: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中凯好家园1号楼1单元202室。联系方式:15839218811
  反映问题:2017年8月10日我租赁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岔河村一养殖场饲养蛋鸡。2019年8月17日至2019年8月19日历经3天被蒋日明带领一伙不明身份人员抢占,期间多次报警求助(有报警记录为证)。案发至今3月有余,鹤壁市淇滨区公安局及庞村镇派出所长李鹏明确告知我2019年10月3日派出经侦四名彻查此事,并且已经调查清楚事实真相。淇滨区公安局及政法委明确市委研究政府强行介入监管鸡场,但鹤壁市金山办事处一次次哄骗我却迟迟不监管,造成上百万资产不断流失,现在面临家破人亡局面,上有年迈母亲,下有年幼儿女,生活已失去保障,望上级领导能为百姓伸张正义,为民除害,还鹤壁市人民晴天。
  案发经过:
  2019年8月13日蒋日明及其弟阻拦卖鸡蛋并逼迫拿走19000元
  2019年8月17日蒋日明以一纸虚假营业执照将我经营的鸡场转让,并带领不明人员抢夺鸡场,报警后维持现状。
  2019年8月18日蒋日明与第三方协同带领的十多人进入鸡场实施抢夺,报警后出警人员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与对方同流合污判定鸡场经营权
  2019年8月19日蒋日明又带领第三方及不明身份人员到鸡场抢占,再次报警,出警人员不作为将我们带到法院说现场开庭判决,为对方创造抢占机会,最终在公安机关出警人员的配合下鸡场被抢占。
  2019年9月25日蒋日明带领一伙人威胁、辱骂、殴打我母亲,撕毁记账凭证,并将我室内物品抬出扔进水池。
  2019年10月2日蒋日明再次将室内物品被清空。
  以上事件是什么性质?谁能告诉我?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庆前夕鹤壁市竟发生这样事情,无人能管?鹤壁市人民政府还是不是人民的政府?鹤壁市公安机关还有没有能力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
  案发后逐级反映经过:
  2019年9月11日淇滨区信访局反映,区长王志武接访,怒斥事件恶劣,严查紧办。下午去了金山办事处见李创明书记,他们说去鸡场调查情况。又去派出所找李鹏所长,他去开会,让等他电话,没见到人
  2019年9月12日到金山办事处找李创明书记问情况,李书记听信对方谎话对我态度明显改变。然后去找李所长,他说第一次见到我的租赁合同,难道出警人员都不汇报吗?后来去了村委会才知道李书记去调查时对方编了一大堆谎话,我当面给村委会人员澄清事实。
  2019年9月13日我又去了区信访局,李局长让我写份材料转交给打黑办,下午又去金山办事处,他们说我去信访局了要拘留我。什么世道,
  2019年9月16日金山办事处第一次调解,参会人员庞村派出所高警官,司法所长,办事处李创明,我和岳母及蒋日明。调节过程全程录像,调节期间蒋日明态度蛮横,无视政府所我今天给你们面子才来,以后没事不要打电话,起身就走。调解最终结束,办事处以我们也管不了他结束
  2019年9月18日又到到金山办事处问情况,一味地让我们等待,鸡场被霸占一个月了,我如何能等待的了呀
  2019年9月19日,到信访局,压到办事处,到办事处没结果让等待9月20日、9月21日、9月22日不停的来回奔跑,能见的都见了,能反应的部门也都反应了,都在推脱没有结果
  2019年9月25日第二次调解,是分开调解,上午金山办事处约见蒋日明,下午我和妻子、岳母、善堂镇吕书记、金山办孙阳书记、陈主任、李创明书记、李俊文主任,我们只要求资金监管,防止资产流失,毕竟是我投进了全部家产。
  2019年9月25日调解不成蒋日明带了三个人到厂里后先是将我母亲推倒,抢走我母亲手中的卖蛋凭证并销毁,再是让他带来的几个人把我屋内物品抬出扔到水池,我们报警又凭证,及母亲住院证明。这是什么行为,
  2019年9月26日,我母亲住院办事处及派出所到医院录过口供,并说抓紧办理此事
  2019年9月27日办事处约见面谈,对打人、抢鸡场一事只字不提非说我们是经济纠纷。政府呀这一系列事情还是经济纠纷吗?
  2019年9月28日第二次到市信访局反映,下午他们开会研究
  2019年9月30日到办事处,依然是等待、等待
  2019年10月1日去金山办事处,陈主任说下午区政法委王书记到金山办事处开研讨会,给我满意答复。等到晚上九点多开完会,依然没有结果,只是说清点资产一事。
  2019年10月2日上午到办事处和公安、办事处人员陈主任、申盼及摄像人员一块到鸡场清点了一下资产,由在场人员签字。
  2019年10月3日准备外出散心,遭到办事处及派出所阻拦,晚上有20余人拦截并要绑架我,
  2019年10月4日我和妻子、岳母到办事处,办事处及派出所开会决定监管鸡场,派出所从区公安局调四名经侦对案件侦查。
  2019年10月5日到办事处说审查账目,我提供了材料
  2019年10月6日又到办事处,见到李创明书记等人,说还要协商,要告知蒋日明政府要监管
  2019年10月8日办事处约蒋日明谈没有结果,11点见到李鹏到现在只是受理,没有立案,下午去区公安局,石局长接见并明确告知我说市委研究决定政府强制监管,防止资产流失,李鹏所长也告知我说经侦已经调查清楚蒋日明犯罪过程,就等确权了。下午接到妻子电话说对方到单位造谣、诽谤,并告知公安机关,
  2019年10月9日对方偷卖鸡子,我告知办事处陈主任及公安机关李所长,财产一直这样流失,再不监管我将一无所有。随后到办事处见到陈乡长,要我报警。我又见了派出所李所长,要我去信访局,这样有意思吗?你推我、我推你,所谓监管只是口号罢了,哄老百姓开的而已,还不如告诉我你管不了。
  2019年10月10日到金山办事处,见到李创明,李俊文,说昨天向区里汇报还要再商量细节问题,还是让等待,案发快2月了生活上极度困难,要求给予援助没有结果,在这样下去,真的要家破人亡了,又给陈乡长打电话,还是等待
  2019年10月11日找陈泽新主任问监管一事,没有结果,又去找李所长。下午17点50又给陈主任打电话说监管与审计一事,说开会晚点联系,等到晚上20点多无人接听
  2019年10月12日我和母亲到办事处见陈乡长,外出等到9点左右回办事处见面说办事处无能为力,要去法院。让人无语,如果不能监管,早点说何必一直推脱,又以让我写承若书为由推脱,下午说审计又没结果,这样的政府前说后不算说了又变,有意思吗?这是什么呀
  2019年10月13日又找办事处,有以我买车票外出为理由给我下警告书,若心中无愧,何必要怕老百姓这张嘴呀,晚上李鹏所长又打电话说要去办事处谈,这样一次次糊弄老百姓意义何在?在拖延时间吗?还是在给蒋日明谋取利益争取时间?
  2019年10月14日去办事处,以录口供形式让写承诺书,要不没法监管。到派出所找李所长,后来李创明书记也到场当面谈,不再签任何东西,有什么困难我积极配合就行。
  2019年10月15日到办事处都在开会说研究这个事情,后来又拿来承诺数要求签,我问签了就可以监管了吗?办事处陈主任,李创明书记回答是的,
  2019年10月18日蒋日明有偷卖鸡子,报警处理并通知办事处再不监管鸡子一点点会被卖光的,去见了派出所李鹏,后给办事处陈主任打电话不接,给书记孙阳打电话要陈泽新处理,打电话给王志武区长不接,打电话给办事处李创明书记说要研究后再说,就这样的在推脱,
  2019年10月21日我和妻子、岳母到办事处见李创明,陈泽新、申盼,办事处要求签承诺书给他们支点才去监管,签后没有音讯。鸡场被抢占已长达两个月,生活困难到了极点,另外财产就这样一直流失无人能管
  2019年10月22日去办事处没人,打电话不接,给派出所李鹏打电话说第二天去找陈泽新和孙阳督促一下。
  2019年10月23日去办事处没人,打电话不接,好不容易接通电话后说要和蒋日明商量,否则也没办法。金山办事处就是这样一群欺上瞒下的人。
  2019年10月24日去办事处,李创明请假,陈泽新不接电话,下午又到办事处见到李创明说陈主任不在让等,没结果。给力捧打电话不接,给村委会打电话才知道所谓的监管都是骗人的,金山办事处办事这么龌龊,欺上瞒下,哄骗老百姓,
  2019年10月25日到淇滨区公安局,石国锋书记,李局长,任局长及李鹏所长接见,石书记先问我鸡场监管了吗?我说没有,石书记说:不是早就说要监管码?我告诉石书记全是骗人的。并提出资产一直流失着,如果不监管谁来负这个责任,毕竟造成这样的结局公安机关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明确要求先监管鸡场。李鹏所长也明确表态尽快让公安机关与办事处协调
  2019年10月26日办事处、公安机关所有人电话都没人接听,全是骗人的,只会糊弄老百姓,
  2019年10月27日到办事处,大门紧闭,到派出所后听说换所长了,什么意思?还换个同名同姓的所长,后来在金山派出所见到区公安局李局长,并表示新任所长首要办理这个案件。不懂?了解案情的所长走了,来了个同名同姓的所长(两个人都叫李鹏),对案情一无所知,搞不清弄什么把戏?至今没有音信。我该向谁说?
  往办事处和公安局去的腿都快跑断了没有任何进展,只是一味地哄骗,拖延时间,欺上瞒下。真不懂,现在的领导是不是都喜欢听报告,你们落实过吗?
  试问:
  1、鹤壁市人民政府还是不是人民的政府,还能不能为人民当家做主?2.鹤壁市公安局还能不能履行公安应尽的职责,能不能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忠告,忠告不要忘记在党旗下的宣言,
  牢记自己使命。然而中国这么大,我该向谁说?
  朱景科
  2019年10月28日
  • 朱景科: 举报  2019-11-13 22:31:51  评论

    什么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朱景科: 举报  2019-11-13 22:35:18  评论

    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可以置百姓的死活于不顾,良心何在,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去喂猪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2:33:15
  鹤壁市淇滨区8月17日一养鸡场被抢占至今无人解决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2:38:35
  谁是蒋日明团伙的保护伞
  尊敬的各级领导:
  我叫朱景科,性别:男,民族:汉族,1983年6月6日出生,大专学历,户籍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身份号码:410322198306062835.现居住鹤壁市淇滨区中凯好家园。我要反映关于蒋日明光天化日之下,勾结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与其父蒋合庆里外勾结、明目张胆的将我辛辛苦苦经营两年多,价值近50万元的鸡场(位于淇滨区岔河村原汉森种鸡场内)抢夺,霸占为自己所有的违法事实,希望政府机关能伸张正义,为民除害,铲除黑恶势力,还我一个公道。
  被反映人的基本情况:
  蒋日明,男,汉族,住鹤壁市巴黎华庭11号楼3单元601室,身份证号:410602198610203576有案底:一、2003年-2013年因杀人入狱。二、2016年6月因打架刑拘,三、2019年1月17日晚20点左右华夏南路新闻巷附近因酒驾袭警,六大队处理,罚款4000元免责结案,四、2019年8月17日勾结社会人士,明目张胆抢夺养鸡场,霸占为自己所有。平日从事放贷、收贷行业,与社会人士交往密切。
  张勇,淇滨区庞村镇派出所民警,出警处事不公,不作为,乱作为,不辨事实真相妄下定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庞村镇派出所长李鹏,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 ,处事敷衍了事,欺上瞒下,严重渎职
  事情详细经过:
  我叫朱景科大学毕业后随妻子到鹤壁生活,期间从事多种工作,逐渐稳定后为了创业于2017年8月10日与郝斌签订租赁合同,租赁了位于淇滨区岔河村原汉森种鸡场的1号栋、2号栋、4号栋、5号栋厂房,设备及生活区住房和生产用房等租赁物,(有租赁合同为证)。同时开始筹集资金、雇佣人员、购进鸡苗、设备及饲料,开始了蛋鸡饲养,期间因多次遭受疫情(有药厂技术人员为证),损失惨重,资金紧张,致使鸡场经营困难,举步维艰,不得已压上全部家当,再次筹集资金购买鸡苗,饲料等,至2019年8月份蛋鸡进入高产期,鸡蛋价格回暖,才使鸡场经营正常,资金开始回笼,曙光出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9年8月13日蒋日明到鸡场来阻止我卖鸡蛋,逼迫拉鸡蛋的蛋商把鸡蛋卸下车,还指使其弟蒋日华站在车前拦车,在逼迫下蒋日明拿走了鸡蛋款19000元(有转账凭证)。还耀武扬威到1号栋,2号栋找到承租方(我租的厂房转租于他人)撵人家走,扬言:“谁叫你在这里养鸡,赶紧走,我不叫你干你干不成,不信你试试”,恐吓对方。
  2019年8月17日蒋日明又带一伙人来场里,对方身高1.8米有余,浑身纹身,膀大腰圆的,蒋日明声称:“我已把鸡场转让了,你不服可以去告我”,还让带来的人又拦住拉鸡蛋的蛋商不让装车,说:“鸡蛋是我的,我看谁敢装”。蛋商害怕不敢装车,不得已我叫来了家人,双方几经争执,毫无结果,他们仗着人多势众,蛮横无理控制了我的鸡场,无奈最后报警,当天出警人员庞村镇派出所高警官维持了秩序,没让事情恶化,至晚上23点多蛋商空车返回。(有执法记录仪为证)
  2019年8月18日早蒋日明又带着一帮人强行进场,把我岳父从办公室里推搡出来,抢占了办公室,蒋日明又拿走了钥匙。他们还带人到生产区乱窜,到鸡舍指指点点,我和岳父去阻止,对方人多势众,把我们推到一边,还打电话叫人带叉车来抢鸡子,无奈我们报警求助,可是110迟迟不到,1小时左右才至,此时他们无影无踪。出警人员庞村派出所张勇警官,来到后看了第三方的转让合同及蒋日明的手续,没有对材料真实性核实,便妄下结论,让我去起诉人家,还说今天给你一天经营权,明天谁经营我们研究后决定(有执法记录仪为证)。试问警官我都经营了两年了,来了个强盗,你不去制止对方,还让我去起诉,可笑。我经营了两年了,你给我一天经营权,可耻,你代表人民警察来保护人民的利益,保护经营者的权益,结果却无形中助涨了强抢豪夺的气焰,充当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与此同时蒋日明父亲蒋合庆在背后伪装一副老好人的角色劝说我暂时放弃经营权,别把鸡子饿死,我誓死不从,这不明摆着里应外合勾结社会黑恶势力强取豪夺。当天晚上蒋合庆给我打电话说把我和他儿子蒋日明叫到一块谈谈,交谈中蒋日明告诉我:“我这次给你设的死局,我看你怎么解开,你要是给我好好说,别给我对着干还行,否则让鸡子都饿死”。老天呀,我把家都投进了厂里,该借的借,该贷的贷,能欠的欠,这样做不是要了我的命吗?没了鸡场我岂不要家破人亡了吗,这样的逼迫我恐慌了,突破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害怕鸡子死了我就一无所有了。
  2019年8月19日,张勇张警官又以决定经营权为由把我们哄骗到派出所,结果至中午都未见到人,此时蒋日明借机安排一帮人拉一车豆粕强行进场卸车接手生产,蒋日明还在厂里指挥第三方(有人证),我和家人极力阻止无效,控制不了场面,我们再次报警,派出所张队长和民警赶到说:“下午三点你们三方都到法院现场开庭,我信以为真”(有执法记录仪为证)。可是到法院后民警却无影踪了,典型敷衍了事,渎职,愧对人民警察的称号。此时蒋日明又趁机回鸡场强行卸豆粕,我们不让卸,蒋日明就威胁我说:“别给我硬来,你占不了光,你知道我能叫来多少人,来一帮人看你们谁敢动,还说有个兄弟杀人不犯法,有精神病证书,只要不想好,咱们试试。”此时蒋合庆也给我说:“不行先让人家干着,别让鸡子饿着,小明是啥人你也知道,我也管不了他”。蒋日明因为打架致人死亡,被判刑十余年,出狱后从事非法放贷收贷业务,并从事讨债等行业,与社会闲散人员交往密切。为人父母,蒋合庆你竟纵容你的孩子这样无视国法,天理抢夺他人财产,正因你的纵容导致你的儿子蒋日明犯下滔天大错杀了人,害了别人的家庭,危害了社会,还不该反思吗?还要让历史事件重演吗?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养大的,这样的纵容坑害他人有违人道,枉为人。面对他们的威胁与威逼及公安机关误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经营两年多的鸡场就这样被蒋日明和他的帮凶明目张胆的抢走了。几天折腾,鸡场造损失巨大。
  2019年9月5日母亲看到我伤心欲绝,到厂里看管财物,受尽凌辱,还不让吃饭,四处刁难,并用消毒药威胁我母亲,2019年9月25日晚,卖鸡蛋时我母亲去做记录,遭到蒋合庆阻止,并让蒋日明带三个人到厂里将我母亲手里的记录本抢走销毁,我母亲想夺回记录本却被蒋日明一把推倒,还让他带领的三个人将我办公室的物品(沙发、床、椅子等)抬走扔进水池,将室内物品扔得满地都是,我母亲忍着疼痛报警,随后我也赶到,看到母亲躺在平板车上,心都要碎了,我要求民警就此事给我个说法,蒋日明还猖狂的当着民警的面走到我身边说:"我要杀了你妈"。太猖狂了,在习 的号召下,全国上下到处扫黑除恶,在国庆前夕,在鹤壁竟然还能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什么行为?什么性质?这不是恐吓吗?这不是黑恶势力吗?抢占了我的鸡场,还要杀了我的家人,还有法让人活吗?它本身就有杀人前科,是谁在保护这样的人,大庆前夕正阳的社会秩序令人堪忧(有现场照片为证)。
  个人处境:现在外欠账户每天逼着我要钱,贷款利息无法偿还,生活无法保证,亲朋好友失去信任,逼得我就连唯一房产都可能无法保留,上有年迈的母亲每天拖着带病身体在鸡场为她儿子看守,在那儿还要受到凌辱殴打还打电话恐
  吓,连饭都不让吃,下有年幼的孩子(2岁多),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精神极度崩溃。
  综上所述,蒋日明纠集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用威胁、威逼、恐吓的的手段与其父亲蒋合庆里外勾结将我正常经营的鸡场霸占为已有,是现社会严厉打击的黑、恶势力。侵占他人财产,销毁他人记账凭证,将他人办公室物品打劫一空,扬言还要杀人,不是恶吗?
  诉求:
  1、严查谁是蒋日明团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2、归还属于我的财产及被霸占后的非法收入,追偿对鸡场造成的损失
  3、对蒋日明团伙光天化日抢夺,强夺的违法事实予以法律制裁,蒋日明恶意销毁凭证,损坏他人物品予以追究。
  4、补偿我和家人的精神损失和对我身心造成的伤害
  5、要求给予公平、公正、合理的解决,让鹤壁市人民知道这里不是无晴日,而是有晴天。扫黑除恶不是口号,要行动。
  控诉人:朱景科
  2019年9月17日
我要评论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2:40:44
  @破晓晴空 ,求转发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3 22:42:02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去喂猪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4 08:40:54
  这些事如果反映到中纪委,不知能否纠正地方包庇纵容,欺上瞒下现象,地方不作为希望舆论力量能伸张正义
作者:大明东海舰队 时间:2019-11-14 10:52:18
  有些人为了钱真的是不择手段,什么都做得出来
  • 朱景科: 举报  2019-11-14 11:17:51  评论

    评论 大明东海舰队:谢谢关注,事发90多天没人处理,淇滨区公安机关还说人家不构成违法,带领社会人去抢都不够成,这个社会那还有安全感,老百姓以后都不要上班创业了,都去抢就行了,求转发,伸张正义,好人一生平安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7626103 时间:2019-11-14 18:20:39
  发头条新闻上,弄他个人仰马翻,豁出命去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5 08:06:08
  求转发,谢谢
作者:沐夕逝颖 时间:2019-11-15 11:03:21
  真的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见不到的
作者:商童钾 时间:2019-11-15 14:11:18
  这样的事确实忍不了 忍无可忍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16 20:35:46
  我叫朱景科,性别:男,文凭:大专,身份证:410322198306062835电话:15839218811居住: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中凯好家园。 反映问题:

  一、2019年8月17日至19日我所经营的养鸡场被蒋日明带领一伙不明人员抢占,期间多次报警未能制止对方造成近百万资产流失(有报警记录及执法记录仪为证)。

  二、报案至今将近3个月,鹤壁市相关部门跑了不下一百趟,未能得到处理。应淇滨区金山办事处要求于10月21日签订承诺书监管鸡场,但至今未行动,财产一直流失。(附带材料复印件)

  三、鹤壁市淇滨公安局于10月3日派经侦4名对案件调查,据派出所长李鹏称对案件已经全面了解,对蒋日明制造假证据,假流水及勾结第三方合谋抢夺鸡场证据确凿,但未见实质行动。(有录音)

  四、11月8日淇滨区公安局出具书面回复意见问题重重,避重就轻,掩盖事实,包庇出警民警不作为。1、书面回复中对出警人员滥用职权、渎职避而不谈,2、对蒋日明以转让名义利用社会人员抢鸡场只字不提3、对蒋日明及其父亲威胁、恐吓、砸东西、扔东西、撕毁凭证只字不提。4、回复材料中什么是暂不构成违法?(有材料复印件)

  五、政府及公安机关多次告知我要强行介入监管鸡场避免资产流失,都只是空话,哄骗老百姓的把戏,至今仨月不见动静。

  这就是维护地方颜面欺负我一个外地人,我该怎么办?哪里有老百姓说理的地方?这是什么行为?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27 15:10:07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27 15:46:23
  河南省鹤壁市就鸡场被抢占一事包庇纵容,欺上瞒下,造成我倾家荡产,望中央领导人开法眼将这群不为百姓做主的人员发配边疆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1-29 10:30:21
  鸡场被抢占105天,党政机关推诿,推卸责任,造成倾家荡产,无法生活,
楼主朱景科 时间:2019-12-13 17:40:00
  百姓在水深火热中生存艰难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神算网论坛资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