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正义

楼主:会pao的蜗牛 时间:2019-10-19 13:36:59 点击:10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恶霸村支书朱国永违法建厂 指使手下打死我父亲
  荥阳市有关部门不作为

  我叫张银超,是荥阳市贾峪镇老邢村祖始庙后村民(身份证号:41018319840129701X;联系电话:15290816543),现向上级部门反映贾峪镇老邢村村支书朱国永违法建厂,指使手下打死我父亲张关欣,买通相关部门草菅人命,请求严惩凶手和保护伞,为我父亲伸冤!
  我们老邢村矿产资源丰富,2006年6月份开始,村支书朱国永、李福存和荥阳市政府在职人员张某合谋建设一个污染严重、噪音巨大的大型石料厂(他们内部叫所谓的四厂),他们看上了我家的房屋及可耕地,朱国永多次到我家和我父亲商谈搬迁腾地。由于之前他们已经建成的二厂、三厂,没有合法手续,环境污染严重,加上我家的祖坟在此,我父亲、我奶奶坚决不同意。朱国永多次侮辱恐吓老实巴交的父亲没有得逞。2006年9月11日,让李万停出面,李福存执笔,诱骗我父亲签下了一份房屋及可耕地租赁合同,每年以5000元的低价,租用我家宅院、房屋10间,租期10年。
  协议签订后,朱国永、李福存、李万停、张某等人开始在我家附近建厂。2006年10月19日,照看我生病住院奶奶的父亲发现石料厂的主要设备进料口正对着我家大门,几乎要把我家祖坟侵占,我家人才发现租赁房屋是他们的一个骗局。我父亲立即去施工现场,以他们建厂没有经过批准,不合法,破坏祖坟风水为由,用独轮车阻挡,不让他们施工。李万停、其长子李广伟、次子李伟峰抓起独轮车扔在我家祖坟上,拉着我父亲就打。由于个头和年龄的差别,我父亲根本就无反抗之力。后来我父亲按着胸口,强忍疼痛再次站起来,坐在他们施工所需的钢板上面,李伟峰就驾驶挖掘机,推动钢板去挤压我父亲的脚脖。见我父亲不退让,李万停父子恼羞成怒,抬起我父亲就要往沟里扔,我母亲上前阻拦,他们对我父母又是一番殴打!
  无奈之下,家人选择了报警,希望警察来主持公道,阻止他们的违法行为。令人想不到的是,当薛利伟等4名民警到达现场后,不仅没有依法制止没有任何手续就违法建厂的违法行为,没有对故意伤害致人受伤的李万停、李广伟、李伟峰父子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与他们父子谈笑风生。李万停父子更是当着公安的面恐吓我父母:“不打死你张关欣,我们就不在此建厂”!我两次给村支书朱国永打电话,请求村委出面管一管。朱国永却说:“打死人碍我啥事!”、“打死去球!”随后,薛利伟等4名民警撇下我父母扬长而去,我的父亲吃过午饭后突然死亡。我们家人一边打120找医生,一边再次报警,听说出了命案,公安二次出警,把李万停父子三人带到了刑警队。
  当天下午,李福存带领村干部找我们商量赔偿,提出赔偿的前提条件是:不得再追究上告。我们坚信政府、公安会给我们做主、伸冤,拒绝了李福存等人的条件。朱国永、李福存在村里放出话来:花一百万打通关系,人死也白死!并安排李福存的弟弟李广卿带着裴广锋等一帮人到我舅舅郭青凡家里进行恐吓威胁,不准我舅舅插手我们家的事。
  我们母子求助无门,决定去上访,求助于政府。得知我们上访的消息,贾峪镇领导由镇纪委书记带队,出动大批警察,将我们围截在大队部。镇纪委书记作为调解方强行让我们与李福存商谈赔偿一事,李福存代表李万停父子三人当时提出赔偿8万元,我们没有答应。
  后来,我们坚持到荥阳市政府上访。10月24日在我父亲下葬之前,李福存拿着用贾峪镇人民政府抬头的稿纸拟定的赔偿协议书威逼我母亲签字:“赔偿二十万元,并不得追究李万停父子3人任何责任(即刑事责任、民事责任等)。”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母亲含泪签字,我坚决不签!
  11月19日,荥阳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荥阳市检察院提请逮捕李万停、李广伟、李伟锋3人。然而,令人气愤的是荥阳市检察院不顾我父亲被多次暴打、身上累累伤痕的事实,于2006年11月24日,以我父亲系主动脉瓣狭窄引起猝死为由,判定外伤与我父亲的死亡无直接关系,判定犯罪嫌疑人李万停、李广伟、李伟锋的行为不涉嫌犯罪,决定不批准逮捕!天理不公!我父亲在被打前一直身体健康,在刘河乡的一家企业正常上班。
  随后,朱国永安排村干部来我家,要求我们一次性把宅基卖给石料厂,让他们继续建设,我们没有答应。12月5日,朱国永来到我家,叫嚣:“我花了一百万已经把所有的事摆平!死人又怎样!抓进去的人又怎样!不就是关几天,罚500块钱吗”!“我侄子和外甥中任意找一个就可以把你张银超放倒”!此时,朱国永露出了真正的嘴脸,拿出事先盖有贾峪司法所和老邢村委公章的宅基买卖协议逼迫我们签字。这份协议将原来李万停和我父亲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作废,我们家所有宅基地、宅院、所有空闲地、树木卖给乙方朱国永,朱国永不管怎样利用房屋和宅院,我们不得干预!想到我父亲的遭遇,害怕再失去我的母亲央求我签字,在母亲的哀求下,无奈中我含泪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朱国永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随后由于找村委开一个证明,需要找李福存盖章,在邻村郭庄我发现李福存的私家车里就坐着崔庙刑侦队分管此案的几名民警,这一刻,以前发生的一切我都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朱国永、李福存等人为占有我家的房产、耕地精心设计、精心策划的一个骗局!为了违法建厂、违法占地,朱国永、李福存等人竟指使手下打死我父亲,与有关部门相互勾结,通过大肆行贿,买通所有关节!在其建厂的股东中,就有荥阳市委市政府的公职人员!
  为了含冤被打致死的父亲,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从2007年开始,我走上了上访之路。依法逐级向荥阳市公安局、荥阳市检察院、荥阳市信访局、郑州市公安局、郑州市信访局、郑州市检察院、郑州市纪委、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高检以及国家信访局等相关部门上访,要求查明事实真相,严惩杀人凶手及幕后指使!但每次的结果都转交荥阳警方处理,转交荥阳刑侦队处理。一名叫张朝阳的干警和他的同事给我送处理通知书时拿我亲戚的事向我施加压力,更令人气愤的是,我的上访材料甚至朱国永手里都有!
  为什么朱国永、李福存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侵占我们的合法财产?
  为什么朱国永、李福存等人长期违法建厂、违法占地、无人查处?
  为什么朱国永、李福存等人的多家企业和股东及合伙人违法生产、盗采资源无人查处?

  为什么有关部门官官相护、暗箱操作、放纵违法、支持犯罪、草菅人命无人查处?
  为什么我上访材料会落入朱国永手里?
  谁是他们的保护伞?!
  我的父亲已经含冤而死十三年,我代表全家跪求党和政府,恳请党和政府给我们一个公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神算网论坛资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