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冬天来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00:10:03 点击:867 回复:57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又一个冬天来了
  爸爸不在了妈妈也不在了
  开春时大哥离去的身影还会回来吗
  一年的工期
  我们的心和眼睛可一直挂在窗外呵大哥大哥会回来的
  象雪花在这个季节回来时一样
  哪怕在寂静的漆黑的深夜
  也会悄悄地飘在窗外
  还有爸爸
  还有妈妈
  像果实归仓
  像牛羊回舍
  像如约的雪
  把我们挂在窗外的心和那双眼睛
  带回家又一个冬天来了
  想说的话一下子很多很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7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0:10

  手臂上的炙热感,让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拳头打在那团黑雾中,吉桑身体一下子扩散开来,在房间另一头重新凝聚。
  我正准备冲过去追击,眼角余光瞥见桌上佛像,双手抄起那怪异佛像,用力向地上砸去。
  “砰!”诡异佛像四分五裂,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在心头升起,我下意识向一边退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0:35

  一个血红的眼睛,在房间上方浮现,那眼睛万分的诡异邪恶,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让我感觉如置身于血海地狱。
  眼前视线一阵模糊,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血海,上面漂浮着一具具枯尸,一个有着四张面孔的邪佛,脚踏虚空,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那邪佛抬起手臂,我瞬间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不等对方有进一步动作,大吼一声,调动全身烈焰般的阳气,一头向邪佛的身影撞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1:00



  第3卷 南洋邪佛“惑心” 第九十六章 赖先生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1:26

  四周的画面,仿佛玻璃一般破碎,身边飘着浮尸的血海,还有那诡异的四面邪佛,全都消失了。
  “怎么可能,中了普赞宗师的血海降,你为什么还活着?”吉桑周身的烟雾聚散不定。
  “死!”我没有啰嗦,狂风一般冲了过去,直接回敬了一个对方最喜欢说的死字。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1:50

  烈焰般的拳头,打在吉桑的身体上,由烟雾凝聚的身体,仿佛燃烧了起来,落下一小堆黑灰。
  “太可怕了,你没事吧?”方老师躲在沙发后面,一脸惊恐。
  我摇了摇头,皱眉看着地上破碎的佛像,这些南洋来的家伙,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莫名其妙就和他们怼上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2:16

  凳子空里,掉落着一串钥匙,我弯腰捡了起来,钥匙上面贴着编号,应该是病房的钥匙。
  “走,我们先去看看小雨。”我招呼了方老师一声,向外面走去。
  连续两次被那群南洋番子挑衅,我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产生了强烈好奇,平白无故多了一群敌人,总得摸清楚对方的目的。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2:41

  “而且……”我回想起那四面邪佛的诡异,还有吉桑口中的普赞宗师,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警惕,能被称为宗师的家伙,没有一个简单。
  刚走出房间,我便感受到了不同,之前笼罩着三楼的那种死寂,一下子消失了,病房里传来精神病人的大呼小叫。
  我走到313号病房,用钥匙打开房门,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孩,头发蓬乱地蜷缩在墙角。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3:06

  “小雨,你还好吧?”方老师惊呼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小雨抬起头,脸色十分苍白,一双眼睛呆滞无神,扫了我们一眼,继续将头埋在膝盖上。
  “之前挺活泼的一个女孩,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方老师一脸怜惜,伸手想要摸对方头发。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3:32

  “小心!”我冲了过去,一把拉开方老师,用胳膊拦住小雨。
  就在刚才,方老师手接触到小雨头发的瞬间,小姑娘突然抬起头,双眼血红,张嘴就向方老师手腕咬去,若不是我反应迅速,方老师就被咬伤了。
  “你们都要害我,都去死吧。”小雨神色有些狂乱,拼命挣扎着,被我用手臂死死顶在墙上。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3:57

  我掏出一张安神符,贴在小姑娘脑门上,对方情绪舒缓了一些,不过整个人还是处于强烈的戒备状态。
  “你是自己出来,还是等我动手?”我盯着对面的小女孩,一张符纸在手中无火自燃。
  小雨的身形剧烈颤动了一下,一个透明的身影,从小雨身体内走了出来,皮肤苍白,长发遮脸。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4:22

  “啊!”身后方老师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还好经历了一些事,胆子总算大了一些,没有再抓我胳膊。
  “是你蛊惑小雨玩请碟仙,然后趁机依附在她身上?”我紧盯着那透明身影。
  “我不想伤害谁,只是想离开宿舍五楼,那里太可怕了。”透明身影分开脸上长发,露出一张还算清秀的面孔。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4:47

  “你是谁?女生宿舍五楼闹鬼的传闻,就是你在里面捣鬼?”我看着那透明身影,对方年纪不大,和小雨差不多。
  “我是九二届的学生,当年夜里起来解手,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推下窗户,死后灵魂一直被困在五楼。”透明身影缓缓说着。
  “所以你心怀怨气,导演了后来一连串的女学生自杀事件?”我手臂一动,就要丢出一张镇邪符。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5:12

  “不是,我没有!”女学生鬼魂尖叫一声,神色有些激动,“我没有害过任何人,五楼所有的事情,与我无关。”
  “那后来的女生宿舍五楼,接二连三有学生自杀,是因为什么?”我盯着女学生鬼魂眼睛,试图分辩对方是否在演戏。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五楼有一股诡异的气息,强大而邪恶,让我十分害怕。”女学生鬼魂眼中充满恐惧。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5:38

  “而且,后来自杀的女学生,她们魂魄离奇消失了,好像被什么东西吞了一样。”女学生鬼魂颤抖着声音补充。
  “你是九二届的学生,认识仇东珠吗?”我皱眉思索了一下,向那鬼魂询问。
  “她是我学姐,当年她和何清扬的事情,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可惜她太偏激了,因为一时感情挫折,就跳楼自杀了,不过……”女学生鬼魂欲言又止。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6:02

  “不过什么,难道这事还有隐情?”我心急追问。
  当年的事情过去太久,难得遇到一个事件的见证人,也许可以解开女生宿舍五楼的秘密。
  “当时学校有一个传闻,说仇学姐自杀的那天晚上,何清扬也在女生宿舍楼。”女学生鬼魂说出一个未经证实的秘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6:28

  “你提到的何清扬,就是小雨的父亲吧?”我将目光转向小雨,忽然发现她状况有些不对劲。
  “你们别过来,求求你们别杀我,好冷……”小雨蜷缩着身子,不时抬头惊恐地向屋顶张望,全身颤抖不停。
  “小雨,别害怕,老师在这里。”方老师想要走过去安抚小雨,被我伸手拉住。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6:53

  “不应该这样啊,女学生鬼魂已经离开了小雨身体,她为什么还是神智不清?”我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她疯掉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依附在她身上,是为了逃离女生宿舍五楼。”女学生鬼魂赶紧解释。
  我走到小雨身边,掏出一个小巧的罗盘,指针匀速转动了一圈停下,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7:18

  “当初她为什么上五楼,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皱眉盯着蜷缩在墙角的女孩,向身后女学生鬼魂询问。
  “她们当时在宿舍请碟仙,我趁机依附在她身上,可是她为什么上五楼,为什么昏迷后疯掉,我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女学生鬼魂努力为自己辩解。
  “你们别盯着我,我好冷,好害怕……”小雨总是恐惧地望着头顶,但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7:43

  “难道真因为受到惊吓,而精神失常?”我抓住小雨的手腕,没有在她体内感受到任何阴邪气息。
  “她中了灵鬼降,你用普通驱邪的方法,自然查不出异常。”一个中年男音,从病房外面传来。
  我警惕地转过头,见到一个穿着绸缎唐装的中年男人,左手握着两个铁胆,神色从容站在门外。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8:09

  “我姓赖,是这家医院老板的私人风水顾问。”赖先生的口音偏南方。
  “你是说这个小姑娘,中了南洋那边的降头?”我半信半疑看着蜷缩在墙角的小雨。
  “我做风水二十多年,见过不少南洋降头师,对自己眼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赖先生语气充满自信。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8:34

  “哪都少不了那群南洋番子。”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站起身打量着对面中年男人,猜测对方来意。
  “驱除灵鬼降有些麻烦,我在四楼有间办公室,你可以把这个小姑娘带过来。”赖先生转动着手中铁胆,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你有什么打算,若是想转世投胎,我可以帮你。”我盯着身边的女学生鬼魂。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8:59

  “真的吗?我想入轮回,重新做人。”女学生鬼魂神色激动,一脸感激。
  “收起杂念,集中精神。尘归尘,土归土……”我伸出手指,点在对方眉心,口中默念着往生咒。
  一层淡淡的白光,笼罩住女学生鬼魂,对方的身影越来越淡。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9:24

  “谢谢你给我新生的机会,小心女孩的父亲何清扬,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透明身影消散前,留下一句话。
  “何清扬?”我喃喃自语,脑中闪过一张精明的商人面孔,对这个人除了厌恶外,倒没有其他印象。
  “我们要不要把小雨扶到四楼?刚才那位先生,好像能帮助她。”方老师一脸痛心地看着自己学生。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4:59:49

  “你等等,我先让她安定下来。”我掏出一张安魂符,在小雨眼前晃了晃,符纸无火自燃,一缕轻烟钻入她鼻孔。
  小雨双眼翻白,软软倒在地上,我走过去抱起小姑娘,觉得对方的重量,轻得有些出乎我预料。
  “走,我们去四楼看看。”我双手抱着小雨,向楼梯间走去,对于那个神秘的赖先生,心里充满好奇。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0:14

  刚走进赖先生办公室,我便被这里的风水格局,吓了一跳,转身将小雨放到墙边沙发上,回身打量着办公室中间,两米多高关公木雕。
  “武圣屠蛟,赖先生好大的手笔。”我惊叹一声,对面的关二爷手持青龙偃月刀,脚下踩着一个恶蛟头颅,一双丹凤眼锐气十足。
  在风水师的圈子里,关二爷的木雕地位特殊,尺寸造型皆有讲究,像我小店里供奉的,便是最寻常的一种。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0:40

  木雕的尺寸越大,对于供奉香火的需求越高,两米多高的关二爷木雕,需有道高僧开光的檀香才能供奉,每年花费的香火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过来帮个忙,若想完全驱除灵鬼降,需要布置七星辟邪阵。”赖先生招了招手,拿出几面青铜八卦镜。
  我恰好在残破相经上,见过七星辟邪阵的布置方法,走过去拿起一面青铜八卦镜,掐着手指测算方位。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1:05



  第3卷 南洋邪佛“惑心” 第九十七章 石中胎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1:31

  我分别把七面青铜八卦镜,对应天上星宿的位置放好,把小雨移到几面镜子的中央。
  赖先生拉上窗帘,在小雨身边点上几根红蜡烛,暗淡的烛光,照在女孩瘦小身影上,一丝微不可查的黑气,出现在女孩眉心。
  “灵鬼降十分隐秘,有着一个潜伏期,虽然效果不如血降立竿见影,但是让人防不胜防。”赖先生对南洋降头极为了解,一边做着布置,一边向我介绍。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1:55

  “那驱除了降头后,小雨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方老师在一边关切的问。
  “精神会萎靡一段时间,不过没什么大碍。”赖先生将手中铁胆放在盒子里,拿出三根手指粗的檀香。
  关二爷木雕身前,放着一鼎造型古朴的青铜香炉,赖先生走过去,把檀香插在青铜香炉中,用打火机点燃。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2:20

  “请武圣现身,斩妖驱邪!”赖先生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房间里平白刮起一道旋风,一个淡淡的虚影,从关二爷木雕内走出,那虚影三尺长须,面如红枣,手中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
  关二爷虚影走到小雨身前,提起青龙偃月刀,对准她眉心,一刀斩了下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2:46

  “啊!”方老师站在房间一角,用手捂着嘴,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关二爷虚影斩出一刀后,化为一丝轻烟消散,青铜香炉上的三根檀香,猛地燃起一股烈焰,几秒钟内燃烧一空。
  我恰好看到三道金光,在檀香燃尽后,飞入关二爷木雕内,那是佛门高僧,在檀香上加持的愿力。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3:11

  “天啦,那是什么?”方老师惊叫一声,用手指着小雨。
  一团黑色雾气,从小雨眉心冒了出来,凝聚成一个身材枯瘦的小孩,脸色青紫,四肢有些畸形的扭曲着,一双眼睛怨毒无比。
  “难怪无法查觉,这灵鬼竟然隐藏在小雨命宫。”我盯着那鬼气森森的邪物,深感南洋番子的手段,邪异诡秘。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3:36

  灵鬼脸上有着一条清晰的刀痕,无论雾气如何涌动,都无法弥补那道刀痕。
  “七星降魔,八卦镜,启!”赖先生一手虚点,对面的青铜八卦镜射出一道白光,打在雾气凝聚的灵鬼身上。
  灵鬼发出一声不甘的惨叫,向这边飘了过来,试图负偶顽抗,被另外几面镜子射出的白光,打得灰飞烟灭。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4:01

  平躺在地上的小雨,忽然睁开眼睛,双眼布满一层血丝,没有依靠外力,就那么直挺挺立了起来。
  “不对劲,这小姑娘身上,还有古怪。”赖先生皱起眉头,盯着小雨苍白的脸,快速掐动手指。
  我盯着小雨眉心,刚才有道红色印记,一闪即逝,似乎有些眼熟,心中一动,问:“方老师,小雨的生日,你知道吗?”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4:26

  “我看下学生档案。”方老师愣了愣,拿出手机翻了翻,念出一串日期。
  “龙阳女!”我和赖先生同时开口。
  我们相师圈子里,把龙年阳月阳日出生的女孩,称为龙阳女,这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命格。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4:52

  龙阳女极为稀少,血液中蕴含着特殊的力量,是一些走邪路子的江湖术士,梦寐以求的修炼炉鼎。
  一股混乱而狂暴的气息,逐渐在小雨身上升起,强劲的狂风,把办公桌上文件吹得四处散落。
  “快,她现在神智不清,千万不能让她破坏这里风水布局。”赖先生一脸焦急的说着。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5:17

  我飞快扫了四周一眼,刚进房间的时候,便觉得这里风水布局极为特殊,若只是为了辟邪,没有哪个风水师,会每年花费巨资,供奉两米多高的关二爷木雕。
  而且那还是武圣斩蛟,属于武圣木雕中,专门克制凶邪恶灵的一类。
  “你们,都是坏人。”小雨飘了起来,悬浮在离地一尺多高的地方,眼中神色有些狂乱。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5:42

  “有人在她身上做了手脚,这么早就激发龙阳血脉,她根本就活不过二十岁。”赖先生手中提着一把桃木剑,语气急促地说着。
  时间紧迫,小雨越来越躁动,我来不及询问这间办公室的秘密,必须先阻止即将爆发的小雨。
  “定魂!”赖先生一挥手中桃木剑,一面悬着的八卦镜,飞出一道白光,打在小雨眉心。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6:07

  “坏人,去死!”小雨身躯一晃,差点倒在地上,稳住身形后,双眼血红,闪电般冲向赖先生。
  我咬着牙齿,飞速冲过去,手中捏着一张黄色符纸。
  激活了血脉力量的龙阳女,完全脱离了正常人范畴,小雨挥出一拳,把赖先生打得倒飞出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6:33

  “还真是个麻烦。”我趁着小雨身形停顿的瞬间,飞快出手,把一张黄色符纸,贴在她脑门。
  “八卦镜,困!”赖先生挣扎着站了起来,口中念完咒语,用桃木剑一指小雨。
  几道半透明光束,从八卦镜中飞出,像绳索一般把小雨紧紧捆住。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6:58

  我见到小雨挣扎的厉害,咬破手指,准备在她眉心补上一道血符,手指刚刚触到对方眉心,异变发生。
  小雨眉心鼓起一个包,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
  “什么情况?”我下意识收回手指,有些紧张地望着小雨眉心,那里的皮肤,逐渐变得透明,看起来诡异万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7:23

  小雨脸上渗出一层细密汗珠,额头逐渐透明的皮肤下面,出现一颗晶莹剔透的石头。
  那石头拇指大小,形状如鹅卵石,里面似乎蜷缩着一个胎儿的身影。
  “石中胎!”赖先生一脸震惊,语气中充满难以置信,“竟然有人用龙阳女的血脉,寄养石中胎,太残忍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7:48

  “什么是石中胎?”我盯着小雨眉心,那颗诡异的石头,让人心中发寒,里面那个胎儿,太真实了。
  “你也是相师,因该知道龙脉吧?”赖先生手上掐着一个法诀,维持着束缚在小雨身上的白色光带。
  “这颗诡异的石头,与龙脉有关?”我急促追问。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8:13

  小雨眉心皮肤内,那颗诡异的石头后面,连着几条血管,仿佛长在她额头一般。
  “中品以上的龙脉,在龙眼的位置,会诞生一种奇石,里面孕育着一个小小的胎儿,这就是石中胎。”赖先生额上渗出一层汗珠,看起来有些吃力。
  我顾不得研究异石,掏出几张黄色符纸,贴在小雨身上,加固对她的束缚。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8:38

  小雨眉心的异石,忽然爆出一团耀眼金芒,束缚在她身上的白色光带,寸寸断裂,残影一晃而过,办公室门被撞开,一个背影消失在走廊上。
  “跑了?”我愣愣出神,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石中胎一出就是一对,刚才那异石发出金芒,应该是阳胎,那么应该还有一个阴胎。”赖先生喃喃自语。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9:03

  “小雨她……到底怎么回事?”方老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怯生生问。
  “有人在小雨身上,用邪法寄养石中胎,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刚才那异石出现后,我能感受到小雨的魂魄,正在迅速衰弱。
  “怎么会这样,有没有办法救她?”方老师瞪大了眼睛,语气充满焦急。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9:29

  “赖先生,那石中胎到底有什么用,能从小雨身上取下来么?”我对于那异石了解太少,对于小雨是否还有救,也说不准。
  “成形的石中胎,妙用无穷,不过这种奇珍,一旦成形,便会化为一缕烟,融入龙脉地气,所以若想得到成形的石中胎,只有一个办法……”赖先生说到这里停住。
  “那就是用活人精气来寄养?”我顺着对方的话问。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09:54

  “说对了一半,石中胎分阴阳一对,阳胎需用特殊血脉的人来寄养,阴胎则需要在绝阴之地,才能成形。”赖先生回答。
  “绝阴之地……”我喃喃自语,下意识想到女生宿舍五楼。
  “小雨跑了,她现在神智不清,我们要不要把她追回来?”方老师十分担心学生安危。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0:19

  “追不上的,等她平静下来,也许会恢复神智。”赖先生擦了擦额头细汗,整理凌乱的办公室。
  “那群南洋来的番子,目的多半就是石中胎。”我忽然明白为何莫名其妙被针对,那群南洋来的番子,多半以为我们也在打小雨的主意。
  “南洋有种名为大黑摩天的秘术,修炼到高深境界,就需要用石中胎来突破。”赖先生走到我身前。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0:44

  “原来是这样。”我有些不解望着赖先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说这么多。
  “能修炼大黑摩天,在南洋那边地位绝对不低,你对付不了。”赖先生盯着我眼睛。
  “那你的意思是?”我回望着对方,等待对方说出自己目的。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1:09

  “我了解一些南洋那边的信息,可以让你知道对方的虚实,如果你能得到石中胎,请帮我一个小忙。”赖先生说出目的。
  “可以!”我向对方伸出手,这个来历神秘的赖先生,看起来对南洋番子很了解。
  裤兜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向赖先生露出一个歉意笑容,收回手拿出手机翻看,是甄青衣打过来的。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1:35

  我走到窗边接通电话,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黑,这才想起折腾了半天,连晚饭都错过了。
  “你在哪里,许姐找到我家,说想见你。”甄青衣声音从手机内传来。
  “许姐?”我语气疑惑,好像没什么印象啊?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2:00

  “我一个朋友,听我提起过你。”甄青衣在电话另一端解释。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2:25

  第3卷 南洋邪佛“惑心” 第九十八章 飞头降
  “现在天都黑了,能不能明天再见那个许姐?”我不好说我现在不在县城,只能推脱说天色已晚。
  “她是我多年老朋友,似乎有什么急事,我开车去店里接你。”甄青衣说完,就要挂电话。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2:50

  “等等,我现在不在店里。”我语气急促说着。
  “这么晚了,你跑到哪里去了?”甄青衣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
  “我……我在市里办点事,等我半小时,马上就回来。”我有些心虚地瞥了方老师一眼,飞速挂断电话。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3:15

  赖先生见我另有事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我一般都在市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我接过名片,做了个有空联络的手势,除了二叔以外,这个神秘的赖先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有真本事的风水师。
  走出精神病医院大门,清冷的夜风一吹,肚子不争气的响了两声。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3:41

  跟在后面的方老师,小跑了几步,脸色微红站在我对面,“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说实话,我肚子确实有些饿了,不过想到甄青衣那边,还有人等着,只能拒绝了方老师好意。
  感觉有些疲惫,坐在车里的时候,我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过敏锐的第六感告诉我,驾驶位上的方老师,总是不时的偷看我。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4:06

  我心里苦笑一声,当初一连三次相亲被嫌弃,见到美女也是只敢偷偷摸摸的看,没想到自己这个穷屌,也会有被美女偷看的一天。
  一路上,我闭眼躺在座椅上,回想着这两天遇到的事情,方老师也没有开口说话。
  “到了,你去哪里,我送你过去。”方老师轻声打断我沉思。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4:31

  我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到了县城,这里离甄青衣家里不远,便没有烦劳方老师绕路,打开车门走下去。
  “喂,谢谢你帮忙,明天请你吃饭。”方老师探出车窗招呼了一声,不等我拒绝,开着车一溜烟跑了。
  “她是谁?”一张俏脸凑了过来,盯着远去的甲壳虫,声音充满狐疑。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4:56

  “你怎么在这里?”我被吓了一跳,回头看着幽灵般出现的身影。
  “许姐还没吃饭,我出来买点吃的,别转移话题。“甄青衣手中提着两盒外卖,一双妩媚的眼睛,狐疑地盯着我。
  “这事吧,说来话长。”我支吾了半天,忽然发现,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5:21

  “表面瞧着老实,一肚子花心思。”甄青衣送我一个大白眼,提着外卖走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等等我,肚子饿死了,我去买点吃的。”我快冤死了,天地良心,我这人最老实不过。
  “大晚上折腾什么呢,真没吃饭?”甄青衣回过头。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5:46

  肚子不争气再次响了两声,我老脸发红,心里快尴尬死了。
  甄青衣扑哧一下笑了,指了指路边餐馆,“看你可怜兮兮的,我请你吃饭吧。”
  真是饿的狠了,在甄青衣惊讶的目光中,我把两菜一汤横扫一空,十分没形象的打了个饱嗝。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6:12

  “瞧你那德行,被美女拉去做苦力了?”甄青衣白了我一眼,站起身去结账。
  回到别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那身影,我神色一愣,侧脸问甄青衣,“她就是你说的许姐?”
  “对呀,你们认识?”甄青衣有些奇怪地望着我。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6:37

  能不认识么,甄青衣口中的许姐,不是别人,居然是小雨的继母,那个三十出头的漂亮少妇。
  “认识,见过一次呢。”我脸色有些不自然,心里揣测着对方目的。
  “抱歉这么晚打扰你,但是,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许姐站了起来,神色憔悴,眼眶微红,似乎刚刚哭过。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7:02

  “说什么呢,这么多年朋友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帮你的。”甄青衣走过去,把外卖放在茶几上,搂着对方低声安慰。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走了过去,说实话,若不是她是甄青衣朋友,我绝对不会管这闲事。
  “许姐和她老公闹矛盾了。”甄青衣搂着少妇低声安慰,一边抬头向我解释。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7:27

  我满头黑线,在心里狂骂,她和老公闹矛盾,关我鸟事,这么晚了,把我找来算什么?
  “不是闹矛盾,是他想杀我。”许姐惊恐地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
  “那报警啊,我又不是警察。”我觉得眼前的少妇,虽然人长得漂亮,但是脑子有点不够用。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7:52

  “没用,他们会邪术。”许姐身子瑟瑟发抖,紧紧抓住甄青衣胳膊。
  “唉,当初你嫁给他,我就不是很赞同。”甄青衣轻叹一声,轻轻拍着少妇肩膀。
  “他们是谁,能不能仔细说说?”我下意识想起那群南洋番子。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8:17

  “那天你们走后,他夜里说梦话,提到仇东珠名字,还说让她在墙里好好安息,我……我害怕,就推醒了问他怎么回事,结果……”许姐说到这,满眼惊恐地停住。
  “别怕,你现在在我这边,他动不了你。”甄青衣搂着对方安慰。
  “他脸色一下变了,用手掐住我脖子,问我听到什么,我说就听到他提仇东珠,他不相信,把我反锁在屋里。”许姐留着眼泪,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8:43

  “畜生!”甄青衣愤愤不平,紧咬着牙齿。
  “后来发生了什么,还有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分析着“墙里安息”这几个字的含义,继续追问。
  “第二天,那个姓郎的来了,我靠在门边偷听,他们说炼制降头缺少材料,为了保住秘密,正好杀了我炼制降头。”许姐颤抖着手臂,想拿茶几上的餐巾纸,抓了几次都没抓住。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9:08

  “没事了,你已经逃出来了。”甄青衣拿起一张餐巾纸,替对方擦干眼泪。
  “还好,那个黑瘦青年伤还没好,他们开门瞬间,我推倒那青年,逃了出来。”许姐双手紧紧抱着甄青衣手臂。
  “你先吃点东西吧,这里很安全。”我瞧着少妇样子,觉得她有些可怜。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19:33

  许姐可能一整天都没吃什么,饿的非常厉害,颤抖着手,就要去拿茶几上外卖,忽然惊叫一声,指着窗外,“来了,他们来了。”
  我眉头一皱,一股无名怒火升起,觉得那群南洋番子欺人太甚,回身向窗外望去,想看看谁那么不知死活。
  一颗孤零零的头颅,漂浮在窗外,面孔有些腐烂,脖子下面血淋淋的,十分恶心。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0:01

  “飞头降!”我脱口而出,对于大名鼎鼎的南洋飞头降,早有耳闻。
  “好恶心,怎么办?”甄青衣一只手扯着我衣服,听声音有些害怕。
  “哐当!”一声脆响,玻璃碎了,血淋淋的头颅飞了进来。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0:23

  “啊!”许姐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紧紧抱住身边的甄青衣,全身颤抖。
  甄青衣同样紧张的不得了,抓住我衣服的手,不停颤抖。
  “特么的,不主动找你们麻烦,还跑到头上来拉屎拉尿了。”我乍然看见飞头,心中有几分紧张,不过迅速被怒火取代,扬手丢出几张燃烧的符纸。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0:48

  飞头十分灵活,微微一晃,躲过飞去的燃符,呲着血淋淋牙齿,一脸狰狞向这边飞来。
  “青衣,你们先去房里躲着。”我语气急促交代。
  “我……我有些腿软……”许姐的声音,带着一丝哭音。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1:14

  我暗骂一句,顺手抄起茶几上一个杯子,向着那飞头砸去,飞速扫视四周,寻找称手武器。
  甄青衣十分机灵,虽然害怕的厉害,还是一溜烟跑进厨房,帮我拿来一把菜刀。
  “注意保护好自己。”我匆匆说了句,脚踏魁斗步,迎面向飞头冲了过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1:39

  飞头十分狡诈,还未等我靠近,凌空拔高,悬浮在房顶,想要越过我,袭击后面的二女。
  “不能让飞头过去。”我心中一紧,扬手丢出一张燃烧的符纸。
  飞头躲过符纸,张嘴吐出一团黑气,在黑气的裹挟下,速度陡然提升一倍,向沙发那边的二女冲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2:04

  “小心,快躲开!”我嘴上急得冒泡,拔腿向那边冲去,手中不停丢出燃符,拖延飞头的速度。
  似乎感受到情况危急,后背潜龙纹身处,传来一股热流,遇到双肩激发后的阳火,如火上浇油,我感觉全身燃起一股烈焰,身体都似乎轻了几分。
  “啊,救命!”许姐抱头蹲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2:29

  “去死!”我跳了起来,一刀向那飞头斩去,手臂上热流蔓延至刀身,整个菜刀微微发红。
  飞头躲避不及,被带着炙热气息的菜刀,一刀劈落在地上。
  我见到飞头在地上挣扎,追了过去,双手握住菜刀,闪电般弯腰下劈,周身带起一股炎热气流。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2:55

  菜刀落在飞头上,一股炙热的气流沿着双臂,澎涌而出,无比猛烈的阳气,将那飞头烤成一团焦炭。
  别墅的远方,隐隐传来一声惨叫,我追了出去,见到远处路边,一辆黑色轿车飞速驶离。
  “跑的了和尚,怕跑不了庙,你们等着。”我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决定明天就去找那群南洋番子算账。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3:20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贼了?”几个别墅区的保安,打着手电筒,向这边跑来。
  “青衣,你先去应付下,我把那脑袋处理下。”我飞快走进别墅,若是被保安看见地上飞头,那有嘴也解释不清。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3:45


  第3卷 南洋邪佛“惑心” 第九十九章 墙内枯骨
  怕夜里再发生意外,我留在别墅内,没有离开。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4:10

  第二天一早,我眯瞪着眼睛,走出房门,准备去洗漱,见到甄青衣和许姐坐在沙发上,二女低着头嘀咕着什么。
  随后甄青衣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洗手间内水流声有些大,我没听清她说什么。
  “早,你们吃了么?”我用毛巾擦干脸,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4:35

  “我和许姐商量好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一会儿我们去找何清扬算账,你去不去?”甄青衣抬起头,盯着我问。
  正说着,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停在外面,几名穿着酒店保安制服的彪悍青年,从车内走下来。
  我神色一愣,想起甄青衣名下还有一家酒店,这娘们儿心眼有点小,昨晚那一幕,算是彻底激怒她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5:00

  “走,何清扬算什么东西,让他知道姐们儿的厉害。”甄青衣拉着许姐,怒气冲冲向外面走去。
  “哎,你们等等我,万一遇上南洋降头师,你们对付不了。”我追了出去。
  许姐有了甄青衣撑腰,胆子大了不少,先是直奔以前的家,结果人去楼空,然后在公司也没找到何清扬,对方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5:25

  “混蛋,躲得到挺快。”甄青衣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有些闷闷不乐。
  “刚才在你家,那个什么古曼童,似乎也被搬走了?”我坐在车内,想起一个细节,询问身边的许姐。
  “你说那个古曼童啊?当初我在南洋旅游,突然接到何清扬电话,让我去一个庙里,买了那尊古怪木雕,其实我一点都不信那些的,而且……”许姐欲言又止。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5:51

  “而且什么?”甄青衣在一旁好奇的问。
  “上次那胖胖的王师傅,去我们家驱邪的时候,忽然疯疯癫癫,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何清扬,似乎拜了拜那古曼童,难道他做了什么手脚?”许姐说出王胖子的一个隐私。
  “难怪那胖子一直不愿说,原来出了这么大个丑,可他何必多事请王胖子呢?”我皱眉自语。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6:16

  “请个阴阳先生驱邪,是我提议的,何清扬一开始并不赞同。”许姐解了我心中疑惑。
  “这就说得通了,胖子那一脸猪哥相,任谁第一次见,都会以为是个水货。”我想通事情始末。
  何清扬算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他若不请王胖子,也没有后来这一连串的事情。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6:41

  “倒是个狠毒人物,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我想起小雨的遭遇,有些感概。
  “他们父女关系,表面融洽,其实有很深的隔阂,不过我一直不知道是为什么。”许姐在一旁说着。
  “掉头去技校那边,想找出整件事情的答案,得从源头开始。”我吩咐司机改变路线。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7:06

  我给方老师打了个电话,想解开当年的秘密,需要学校方面的配合。
  别克商务车刚停在路边,便见到方老师等在学校门口,身边还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儒雅老者。
  “她不是昨天晚上开车那女人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甄青衣一脸狐疑盯着方老师。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7:32

  “她是小雨班主任,我昨天晚上,和她一起去精神病医院,探望了小雨。”我解释着昨晚事情。
  “啊,小雨现在怎么样了?”许姐脸上露出一丝关心。
  “失踪了,她的情况比较复杂,想解开整个秘密,得从当年仇东珠自杀开始。”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7:57

  “你过来啦,这位是我爷爷,当初学校的老校长。”方老师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方沐儒,学校女生宿舍五楼,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方校长向我伸出手。
  “方校长好,当年女生宿舍发生的一些事情,您还有印象么?”我伸出双手和对方握了握。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8:22

  “怎么能没印象,本来学校是能升级大专的,可就是因为一连串的学生自杀事件,扩建申请被打了回来。”方校长一脸痛心。
  “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解开女生宿舍五楼的秘密。”我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边走边说吧,其实当年连续有学生自杀,我私下里,也请了阴阳先生来看过。”方校长向学校内走去。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8:47

  “那阴阳先生怎么说?”我跟在后面,好奇的追问。
  “阴阳先生出来后,吐了一口鲜血,说五楼太凶煞,自己无能为力,然后我就让人焊死五楼通道。”方校长说着当年往事。
  “啊,爷爷你怎么一直没和我说过这事?”方老师在一旁插口。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9:12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和你提这些做什么?”方校长不以为然说着。
  “青衣,麻烦你让后面的保安兄弟,过来两个身强力壮的。”我回头向甄青衣吩咐。
  “我听婷婷说起,小张先生是一个很有本事的相师。”方校长侧脸打量着我。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29:38

  “那是方老师在夸赞我。”我谦虚的笑了笑。
  “谁夸赞了,我是实话实说。”方老师在一边小声辩解。
  “你很有本事么,小方老师似乎挺崇拜你?”甄青衣凑到我耳边,悄声说着。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30:03

  “说正事呢,瞎想什么?”我压低了声音,感觉女人的心思,如天上浮云般,不可琢磨。
  方校长虽然退休了,但是在学校颇有威信,一路上走来,有老师遇见,都是站在路边,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方校长,学校这边有锤子之类拆墙的工具吗?”我向老校长询问。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30:28

  “杂物室应该有这些,我让婷婷带你们去拿。”方校长想了想,回头说着。
  我对身后的两名保安兄弟招了招手,让他们跟着方老师,去杂物室拿工具。
  “小张先生,女生宿舍五楼到底怎么回事?”方校长提起女生宿舍五楼,语气有些复杂。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30:53

  “我有一个猜测,还需要证实。”我回忆着“墙内安息”这几个字。
  今天正好是周末,宿舍一部分学生都回家了,我们进去的时候,比较安静。
  “方校长,当初仇东珠住哪间宿舍,您还有印象么?”我走在楼梯间,回头询问。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31:18

  “503,当初她跳窗自杀后,这间宿舍就一直闲置着。”方校长年纪大了,记忆却是好的很。
  “503,上次田晓燕跳窗的,似乎也是这间宿舍。”我皱眉回忆着。
  后面传来脚步声,方老师带着两名保安,拿着拆墙的工具,追上了我们。
楼主阳光慢 时间:2019-05-27 15:31:44

  再次来到当初那间宿舍,我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拿出一个罗盘,站在房间中间,曲着手指掐算。
  “有些奇怪啊。”我皱眉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眼睛紧盯着罗盘指针。
  一阵风吹过,贴在墙上的旧报纸,哗哗作响,房间里的霉味,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神算网论坛资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