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修订我国历史的建议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1-01 14:14:31 点击:508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甘肃泰安大地湾遗址

  我们总以我们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而骄傲!然而,在现有的权威文献中,从夏朝算起,定格在公元前二千六百年,加上公元二千年,也只有四千六百年,还有四百年到哪里去了呢?我看谁也没有准确的答案。
  然而,随着人类考古的发掘,随着碳十四在考古领域的应用,我们对一些淹没的历史窥视出了它原有的面貌。比方说,甘肃泰安大地湾遗址,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裴李岗遗址等等,通过碳十四的测定,我们知道了我们祖先早在七千多年前就有了人工取火的证据。上述遗址中,大地湾遗址的标志是:“五千年前的‘宫殿’,六千年前的彩雕,七千年前的防火理念,八千年前的原始部落。”这其中的“七千年的防火理念”告诉我们:远在七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有了人工取火。大地湾遗址中420平方米的宫室地面,发掘出来时光洁如新,硬度可与今天的水泥地面相比,宫殿大厅还有一个直径二米的半地穴灶,是古人用来烤火和烧烤食物的。湖南省澧县城头山古城遗址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稻田遗址,它反映早在六千五百年时,我们的祖先就在种植水稻(这里还没有提及到湖南省道县玉蟾岩遗址一万二千年的人工栽培水稻,浙江省浦江县的上山遗址一万年炭化稻);裴李岗遗址有七千年人们用过的碾米的石碾盘、纹刻符号、居室等。从这些遗址来看,说明三皇之一的燧人氏发明钻木取火应该在七千多年前;神农发明农耕文化起码也在七千多年前。由此可见,我们说我们包括三皇五帝在内的文明只有五千年是无法成立的。
  另外,我们现有的典籍《史记》和《资治通鉴》与时代阅读习惯脱节,不仅死化的文字难以读懂,而且有些地方还荒诞不经,严重地误导了我们。加上现代网络的迅速传播,一个错误百出的历史在网络空间形成。诸如百度历史词条搜索,有太多的词条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给国民带来很多困惑与迷茫(请读者参看本文博中的《史记一百问》、《司马光的迷茫》等相关文章可见一斑)。
  在我们提倡国学的今天,如果说我们的典籍不能让人们信服,又何以学习?
  我认为要想弘扬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急需要有一部能说得过去、又能让现代人读懂的的《史记》和《资治通鉴》。修史是每个盛世时代极力做的事,我们现在不仅是盛世,而且还是一个文化发达、网络传播快速的时代,这就更需要修好我们的典籍。比方说,宋朝编撰《资治通鉴》,明朝修订《永乐大典》,清朝汇编《四库全书》等等。根据现代考古,我们发现了很多历史的错误,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错误,为什么不修订呢?为此,我曾自不量力,花了十年的时间,在现代考古发现的基础上,结合《甲骨文》、《竹书纪年》、《左传》、《尚书》、《诗经》等先秦文献,在《史记》和《资治通鉴》原史中,加以现代小说与散文的艺术元素,创作了以帝王传记文本的两部作品(即:《一部纠正史记谬误的杂谈》和《资治通鉴帝王史》见本博),全书完成了六百五十多万字,初步从三皇五帝写到了唐朝。但由于条件与水平的限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不过,通过我的考证与写作实践,认识到我们把一部荒谬的《史记》当典籍,那是因为它收藏了我国最早的荒谬。司马迁客观地收集了一些荒谬的历史,是想让后人去解读更深的历史内涵,他并没有发表自己的主见,所以我们现代人应该正本清源。
  为此,我建议国家和社会有识之士,应该肩负起修史的历史使命,作为对后人、对历史所承担的一分义务与责任,所以才敢冒昧起草这份《关于修订我国历史的建议》。



  
  
  
  
  
  
  

  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



  
  
  
  

  河南舞阳贾湖遗址


  
  

  河南舞阳贾湖遗址


  
  

  湖南省澧县城头山古城遗址

打赏

29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2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巩论史 时间:2019-03-17 10:57:46
  真是高人,有如此眼光/////////////////
  
作者:switch挨打 时间:2019-03-30 09:51:00
  赞同楼主观点
作者:泅渡b 时间:2019-04-06 14:48:22
  最高的圣德便是为旁人着想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5-04 07:20:06
  谢谢各位关注!本文修改如下。


  关于修订我国历史的建议

  我们总以我们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而骄傲!然而,在现有的权威文献中,从夏朝算起,定格在公元前二千六百年,加上公元二千年,也只有四千六百年,还有四百年到哪里去了呢?我看谁也没有准确的答案。
  然而,随着人类考古的发掘,随着碳十四在考古领域的应用,我们对一些淹没的历史窥视出了它原有的面貌。比方说,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裴李岗遗址等等,通过碳十四的测定,我们知道了我们祖先早在七千多年前就有了人工取火的证据。上述遗址中,大地湾遗址的标志是:“五千年前的‘宫殿’,六千年前的彩雕,七千年前的防火理念,八千年前的原始部落。”这其中的“七千年的防火理念”告诉我们:远在七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有了人工取火。大地湾遗址中420平方米的宫室地面,发掘出来时光洁如新,硬度可与今天的水泥地面相比,宫殿大厅还有一个直径二米半的地穴灶,是古人用来烤火和烧烤食物的。湖南省澧县城头山古城遗址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稻田遗址,它反映早在六千五百年时,我们的祖先就在种植水稻(这里还没有提及到湖南省道县玉蟾岩遗址一万二千年的人工栽培水稻,浙江省浦江县的上山遗址一万年炭化稻);裴李岗遗址有七千年人们用过的碾米的石碾盘、纹刻符号、居室等。从这些遗址来看,说明三皇之一的燧人氏发明钻木取火应该在七千多年前;神农发明农耕文化起码也在七千多年前。由此可见,我们说我们包括三皇五帝在内的文明只有五千年是无法成立的。
  另外,我们现有的典籍《史记》和《资治通鉴》与时代阅读习惯脱节,不仅有死化的文字,而且有些典故难以理解,更有甚者一地方还荒诞不经,严重地阻碍现代人普及、学习历史,还误导了后人。加上现代网络迅速传播,一个错误百出的历史在网络空间形成。诸如百度历史词条搜索,有太多的词条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给国民带来很多困惑与迷茫(请读者在百度搜《史记一百问》、《资治通鉴史王史》等相关文章可见一斑)。
  在我们提倡国学的今天,如果说我们的典籍不能让人们信服,又何以学习?
  我认为要想弘扬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急需要有一部能说得过去、又能让现代人读懂的《史记》和《资治通鉴》。修史是每个盛世时代极力做的事,我们现在不仅是盛世,而且还是一个文化发达、网络传播神速的时代,这就更需要修好我们的典籍。比方说,宋朝编撰《资治通鉴》,明朝修订《永乐大典》,清朝汇编《四库全书》等等。根据现代考古,我们发现了很多历史的错误;根据历代学者研究,我们了解了很多历史荒诞不经。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错误荒唐,为什么不修订呢?为此,我曾自不量力,花了十年的时间,在现代考古发现的基础上,结合《甲骨文》、《竹书纪年》、《左传》、《尚书》、《诗经》等先秦文献,在《史记》和《资治通鉴》原史的基础上,增加现代小说与散文的艺术元素,创作了以帝王传记为文本的《资治通鉴帝王史》。全书完成了六百五十多万字,上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下到周世宗显德六年(959)年,共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历史,为一百三十五位帝王立传。但由于条件与水平的限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不过,通过我的考证与写作实践,认识到我们把一部荒谬的《史记》当典籍,那是因为司马迁收藏了我国最早的荒谬。司马迁客观地收集了一些荒谬的历史,是想让后人去解读更深的历史内涵,他并没有发表自己的观点,所以我们现代人应该正本清源。
  为此,我建议国家和社会有识之士,应该肩负起修史的历史使命,作为对后人、对历史承担的一分义务与责任。其形式是在原史的基础上,组织专家学者诠释已经古化的历史,让原史与诠释、修订的历史内容并存,让读者既能了解古代史,又能了解现代人诠释、考证出的新历史。让两种语言文化在千年的空间碰撞,让后人了解语言文化的变迁史,目的是给后人提供研究与考证的空间。
  读史使人明智,他是祖先留下来的宝贵的遗产,也是我们承前启后的伟大工程,更是我们走向辉煌明天的借鉴。历史只是作为一种存在就会消失。历史的问题在于不断地发现真的过去,只有不断发现新内涵,充实或纠正历史中存在的谬误,这样的历史在延伸中才更有生命力!历史是文化的传承、积累、扩展,是人类文明的轨迹。
  我老了,加上多病,对社会没有更多的贡献了。只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伟大的历史工程能得到实施。如果有关领导和有识之士觉得我这些年的努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就应该组织专家学者挂帅修订二十五史,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希望能引起大家的重视。

  谢谢关注我的建议、并帮忙宣传的人!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5-04 07:21:28
  浅谈汉、沔、沮、夏四水的关系



  我国历史上水系复杂,有些水系随着时间推移、人为改变、地理变化,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其中汉水、沔水、沮水、夏水就是一个例子。了解清楚了这四水,对我们阅读东汉以后的历史地理、读懂战争态势与战争变化格局,有很大的帮助。所以笔者在写三国前,觉得有必要先对这四水说清楚,以便读者解读出更多的历史内涵。

  一 汉、沔、沮典籍说

  翻开《古代汉语字典》532页,你会看到“沔”字的解释是:“沔的本意为水名,在陕西省西南部,又是汉水的别名。”(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出版发行。二○○五年1月北京第一版,二○○八年4月北京第四次印刷)
  根据《古代汉语字典》沔字的说法,沔水在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汉江上游,也是汉江的别名。笔者认为这一说法有问题。
  《说文解字注》中说:“沔水。出武都沮縣東狼谷。東南入江。武都沮縣、二志同。今陝西漢中府略陽縣是其地。有沮水出焉。前志沮縣下曰。沮水出東狼谷。後志沮縣下曰。沔水出東狼谷。水經曰。沔水出武都沮縣東狼谷中。酈注曰。沔水一名沮水。引闞駰云以其初出沮洳然。故曰沮水。是則前志之沮水。水經、說文之沔水。皆云出沮縣東狼谷。實一水也。前志曰。南至沙羨南入江。過郡五。行四千里。過郡五者、武都漢中南陽南郡江夏也。”(汉.许慎【约58—约147】著,清.段玉裁【1735—1815】注。中州古籍出版社。【卷十一】【水部】沔第522页)
  《说文解字注》中所说的“沔水。出武都沮县。”指治所在今甘肃省陇南市和县洛峪镇的武都县,沮县指治所在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茶店镇。东狼谷位于今陕西省汉中市略阳县沮水西源、白河下游支流五狼河。东南汇入汉江。武都和沮县二志相同。今陕西省汉中府略阳县(指段玉裁时代的略阳县,治所在今陕西省汉中市略阳县)就是东狼谷所在地,沮水就是从这里发源的。以前《沮县志》下面说:“沮水出东狼谷。”后面《沮县志》下也说:“沔水出东狼谷中。”南北朝时期北魏地理学家、散文家郦道元在《水注经》中说:“沔水一名沮水。引阚駰(今甘肃省敦煌市人,南北朝时期北魏著名地理学家、经学家)的话说‘其初出沮洳然’,故曰沮水。是则前志之沮水。郦道元在《水注经》中引《说文》中的沔水,都是说沔水出沮县东狼谷。实际上是一条河流。”前《沮县志》所说的,南至沙羡县南汇入长江。
  当年的荆州江夏郡沙羡县治所在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建安十四年(209)十二月,孙权把东吴的江夏郡治所设在沙羡县。晋武帝司马炎太康年初期,重新设置沙羡县,治所移到夏口,也就是今武汉市武昌区。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所解释的“南至沙羨南入江”就是以西晋的沙羡县治所夏口为坐标。因为长江在武汉段由于流向弯曲的关系,形成南北走向,汉江位于长江西面。所以苏东坡站在武昌黄鹤楼蛇山上有“江汉西来,高楼下、葡萄深碧”的词句。这正好说明段玉裁所说的沔水在沙羨县南入长江——指的就是今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汉江入长江泄洪口。
  《说文解字注》中所说的五郡,就是指武都、汉中、南阳、南郡、江夏五郡。武都郡东汉治所在今甘肃省陇南市成县西北;江夏郡西汉治所在今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东汉江夏郡治所在今湖北省武汉市新州区西,三国魏江夏郡治所在今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西南;汉中郡西汉治所在今陕西省安康市西北,东汉治所在今陕西省汉中市东;南阳郡治所在今河南省南阳市;南郡治所在今湖北省荆州市。全长四千里指的是汉江总长度。
  《说文解字注》中说:“引阚駰云‘以其初出沮洳然’,故曰沮水。”其中的“沮洳”,意思是由腐烂植物埋在地下形成的泥沼,这里指沼泽低湿之地。沮水的形成就是因出自沮洳而得名。这让我们联想到了古代“云梦泽”。
  云梦泽 (Yun-meng Lakes )又称云梦大泽,我国湖北省江汉平原上的古代湖泊群的总称。南以长江为界。先秦时这一湖群的范围周长约450公里。后因长江和汉水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汉江三角洲不断伸展,云梦泽范围逐渐减小。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缩小一半,唐宋时解体为星罗棋布的小湖群。此后有的小湖逐渐淤平,有的则有扩展,洪湖就是在清中叶以后迅速扩展成的大湖。如今,云梦泽古代湖泊群,已消褪为一些相互分离的湖泊。
  湖北省荆门市地域文化专家李勋明先生在《 古云梦泽水系演变概说》一文中说: “古云梦泽大致位于现在的江汉平原。范围在长江中游的枝城以东、蕲春以西、大洪山、荆山以南以及湖南华容县以北的区域。如今江汉四湖地区的大小湖泊以及武汉附近的大小湖泊便是云梦泽的遗迹。云梦泽从形成、发展,到消亡,全过程历时约7000年”。
  李勋明先生在文中所说的:“如今江汉四湖”是指长湖、三湖、白露湖、洪湖四湖,由此可见,云梦泽的地域面积之广阔。笔者以四湖中的长湖为例,大家就知道其不俗的尊容。
  长湖,是宋末由古云梦泽变迁而形成的长条状河间洼地大湖泊。位于荆州、荆门、潜江三市交界处,是湖北省第三大湖泊。流域成雨面积3240平方公里,整个长湖面积122~150平方公里,库容2.71亿立方米。历来上接沮漳河水,下以内荆河为出水道,且与长江、汉江、江汉运河、西荆河以及江汉平原上多个湖泊湖相通,在荆州洪湖市新滩镇内荆河(古称夏水)汇入长江。
  笔者举出云梦泽与云梦泽中长湖的例子,是说明古代江汉平原水系复杂,在洪水发作的夏季,浑然一体如同海洋。这样我们就能理解江汉平原上汉水、沔水、夏水为何一直成为说不清界线的原因。
  笔者在百度词条搜“沔水”显示:

  古水名,即现在的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江,发源于秦岭南麓。流经沔县(现勉县)故称沔水,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江(有别于古汉水);自安康至丹江口段古称沧浪水,襄阳以下别名襄江、襄水。汉江流经陕西、湖北两省,在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河长1577千米,流域面积1959年前为17.43万平方千米,位居长江水系各流域之首;1959年后,减少至15.9万平方千米。

  以是“自安康至丹江口段古称沧浪水,襄阳以下别名襄江、襄水”,《汉书.地理志》的说法不尽相同,《汉书。地理志》认为:汉水自湖北省丹江口市均县镇沧浪洲至襄阳一段水道。与网络 “沔水” 词条认为略有不同。
  “沔水”网络词条与《古代汉语字典》沔字的说法大致相同,所不同的是没有“又是汉水的别名”一说。
  古人也严格按照“流经沔县故称沔水”。如,汉献帝的建安二十四年(219)正月,《资治通鉴》记载说:“备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营于定军山。”意思是刘备从汉中市勉县的阳平关(位于勉县武侯镇莲水村,是古代勉县城所在地的东关),沿山稍微向东南移了六公里,到今天勉县城南五公里的定军山。这里的沔水就是指勉县上游的汉江。同年七月,《资治通鉴》又记载说:

  秋,七月,刘备自称汉中王,设坛场于沔阳,陈兵列众,群臣陪位,读奏讫,乃拜受玺绶,御王冠。因驿拜章,上还所假左将军、宜城亭侯印绶。立子禅为王太子。拔牙门将军义阳魏延为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以镇汉川。

  以上原文的意思是说,219年初秋七月,刘备自称汉中王。为了上告苍天,他在沔水北岸(沔阳)设祭坛布置广场,组织军队排列阵容,群臣陪同列位,司仪向天帝宣读祭拜奏章,刘备跪在祭坛下,接受了天帝授予的汉中王印玺绶带,然后刘备戴上王冠。为了表示对汉献帝的忠贞,刘备还派使者乘驿站的快车,将奏章送呈许都(位于今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古城村),归还以前献帝刘协授给刘备的左将军、宜城亭侯的印绶。立儿子刘禅为王太子。提拨牙门将军魏延为镇远将军,兼汉中郡太守,镇守汉川。汉川指的就是汉江,也就是指当年的汉中郡治所所在地范围。这说明沔水与汉江在刘备时代就是按照“流经沔县故称沔水,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江”。
  综上所述,沔水、汉水、沮水多方资料都指的是一条水,也就是汉江。区别就在流经勉县故称沔水,东流至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下游始称汉江。换一句话说,古人以沔水在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上游才称沔水,沔水南流至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土关铺乡沮水村入汉江,从沮水村下游才称汉江。
  为此,笔者浏览了一下网络上的“沮水”。

  沮水发源于今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紫柏山西北部至光华山以西,开始称名正河,向西南流入勉县境内。沿途河网密布,河道蜿蜒曲折,串连陕、甘两省,接纳两当、徽县、凤县、留坝、勉县、略阳等河流,南流至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土关铺乡沮水村入汉江。

  从沔水之源到沮水之源,看起来发源是不同的,所以现代水文认为,汉江有三源 。即中源漾水、北源沮水、南源玉带河。但事实上认同沔水就是沮水,沮水就是汉水。然而,对勉县土关铺乡下游的汉江是否能称为沔水没有定论,所以沔水成为了历史之谜。
  根据以上典籍和网络对汉、沔、沮水的解释,问题就来了。如《资治通鉴》齐和帝萧宝融的中兴元年(501)二月记载,梁武帝萧衍说:“汉口不阔一里……吾自围鲁山以通沔、汉”萧衍所说的鲁山就是今武汉市汉阳区的龟山,位于汉江入长江口,也是上面提到的武汉市江汉区龙王庙汉江汇入长江处。这里汉江江面宽度正如萧衍所说“江口阔不过一里”。如果按照“沔水”词条“流经沔县故称沔水,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江”就无法说通了。因为萧衍所说“吾自围鲁山以通沔、汉”,指的是沔水和汉水,是存在于今湖北省襄阳市汉江下游的沔水,而不是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土关铺乡沮水村上游的沔水。有人会说,就不能理解为从汉江上溯到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土关铺乡沮水村的沔水中去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诸葛亮在建安十二年(207)十一月,在著名的《隆中对》说:“荆州北据汉、沔。” 意思是荆州以北有汉水和沔水,并不是勉县上游的沔水,也不是指汉江的别称沔水,而是确确实实存在汉江襄阳段以下的沔水。因为此时的荆州治所在南郡襄阳县(今襄阳市),荆州当年管辖南阳郡、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章陵八郡。刘表在汉献帝初平元年(190)三月担任荆州刺史后,荆州治所迁到今湖北省襄阳市(说明一下,刘表担任荆州牧时,根据《中国古代史教学参考地图集》考证,东汉荆州治所在今河南省常德市东北。刘表上任先到宜城县,也就是今湖北省襄阳宜城市。这里曾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都城鄢郢和鄀郢,根据《资治通鉴》表述方式,有可能当年的荆州治所因战乱从今湖南省常德市东北迁到宜城,而不是从南郡的江陵县。也因为刘表,历史上的荆州治所在《资治通鉴》中才正式有了明确的方位,在此之前,荆州治所在何处没有人说清楚)。208年赤壁大战后,孙权、刘备夺取了荆州的南郡、长沙、零陵、桂阳、武陵、江夏六郡。曹操占领了荆州的南阳、章陵二郡。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属于当年益州管辖的汉中郡。
  为此,笔者大量查找有关资料,诸如百度搜“沔”字,在沔字的基本字意中,笔者发现三条相关内容。

  第1, 水名,在中国陕西省,是汉水的上流;第2,水名〖MianRiver〗。汉
  水上游,在陕西省西南部;第三,县名,隋置,故治即今湖北省沔阳县沔城镇。

  综上所述,典籍中的沔水解释不能完全统一,而且相互矛盾。笔者只好继续寻找新证据。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5-04 07:24:02
  二 沔水、沔阳县与“沔”字考

  为了找到沔水在汉江下游的单独存在,我们都会想到沔阳县。沔阳县已于1986年5月27日,改为仙桃市,古代沔阳县治所在今仙桃市沔城镇,只是仙桃市下面的一个行政区,位于仙桃市西南,航空距离约三十三公里;沔城镇距离汉江以南,航空距离约五十公里。
  沔阳县从地理上来说,取名沔阳县时,应该在沔水以北。如果我们以汉江来界定称汉江为沔水,那么今天的沔城镇是沔阳县的治所就不对了。因为古人以水北为阳,而沔城镇如今在汉江以南,说明沔阳县的沔水不是指汉江。
  根据诸葛亮“荆州北据汉、沔”来说,说明沔水存在荆州襄阳下游,而且水势浩大,就有南朝梁设置沔阳县的理由。梁武帝萧衍天监二年(503)设沔阳郡和沔阳县,是因为萧衍从当年治所设在襄阳的雍州沿江汉、沔水到今武汉市汉阳区汉江入长江口,然后去今天的南京市夺取萧齐政权。501年农历四月,萧衍乘船到达汉口。
  沔阳郡不大,只管辖云杜县(治所在今湖北省荆门京山市新市镇)、沔阳县(治所在今湖北省仙桃市沔城镇。与沔阳郡治所同城)。如果根据古人山南为阳水北为阳的定论,襄阳下游的沔水应该位于沔城镇北面才对。
  带着这一疑问,我们再回到《说文解字注》中,段玉裁在解释《说文》沔字内容说:

  沔者,發源緬然之謂。尙書,周官,春秋傳曰漢。漢時曰沮水,曰沔水。是爲古今異名。水經且謂西漢水曰漢水。謂禹貢漢水曰沔水。許亦云涪水入漢。不云入西漢。云沔水入江。云淯水入沔。則許漢沔分偁同水經。班云。沮水,荆州川。職方。荆州之川江漢。然則班謂沮卽東漢亦明矣。且志雖有西漢,東漢之目。而曰東漢水一名沔。凡漢中下云旬水入沔,淮水入沔,筑水入沔。弘農下云淯水入沔,洱水入沔,甲水入沔。右扶風下云褒水入沔。廣漢下云白水入漢,涪水入漢。分別畫然。亦謂東漢爲沔,西漢爲漢。今漢水出陝西寧羌州。經沔縣,褒城縣,漢中府,城固縣,洋縣,西鄉縣,石泉縣,漢陰縣,紫陽縣,興安州,洵陽縣,白河縣,湖廣舊上津縣,竹山縣,鄖西縣,鄖陽府,均州,光化縣,穀城縣,襄陽府,宜城縣,安陸府,荆門州,潛丘縣,天門縣,沔陽州,漢川縣。至漢陽府城東北。合於大江。今曰漢口。古曰夏口,曰沔口。左傳謂之夏汭……

  从段玉裁的解释,沔水的身影仍然扑朔迷离。笔者以“弘農下云淯水入沔”句放大。淯水:发源于今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向南流经南召县、南阳市区、新野县、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到此为止,淯水全长航空距离约一百公里。在今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与唐河交汇后称为唐白河,唐白河在今襄阳市襄州区张湾镇汇入汉江,所以《说文解字注》有“淯水入沔”的说法。襄阳市襄州区张湾镇是汉江一个大转弯,至于淯水是否是入汉江还是入沔水就难以说清了。
  《汉沔之辩》作者小小小泡在文中说:“ 我们很难知道沔水和汉水究竟谁在历史上出现得更早。《诗经》当中就有《沔水》一篇,高亨(1900—1986,古文字学家、教授)在《诗经今注》中考证其暗示周平王东迁对国家未来的深深忧虑,宋人王应麟的《困学纪闻》则考证其是因周宣王时杜伯因谗言遇害而表示的规劝。然而,‘沔水’是实指还是虚指,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古文中,‘沔’便是形容水流的盛貌,《沔水》篇中的‘沔彼流水,朝宗于海’‘沔彼流水,其流汤汤’,或许讲的并不是现实中的沔水。”
  由小小小泡《汉沔之辩》的观点,笔者推测,古人指的沔水就是云梦泽。云梦泽不就是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沔彼流水,其流汤汤”吗?
  有人会说,你许雨浓不能到沔城镇找沔水吗?
  我的回答是:笔者找了。沔城镇南部是东荆河,从沔城镇到东荆河北岸,航空距离约六公里。武汉大学教授黎沛虹与李可可在《夏杨水与东荆河考异》一文明确认定“夏杨水非东荆河”。也否定东荆河就是沔水。
  东荆河明朝时称“芦伏河”,清称“冲河”,又有“襄河”、“中襄河”、“南襄河”。
  网络“东荆河”词条界定:

  东荆河位于长江中游下荆江以北,汉江下游以南的江汉平原腹部,上起潜江市龙头拐串汉江,下迄武汉市汉南区三合垸通长江,河流曲长173公里,是汉江下游唯一的分流河道。

  从以上东荆河的走势与从汉江分流来看,如果说古代沔阳县位于沔水以北,只有东荆河是在沔阳县北。一,他是江汉支流;二,它称“襄河”。汉江在襄阳以下的别名不是也称“襄江”和“襄水”吗?然而,这样说东荆河就是沔水有些牵强附会。以上提到的“武汉市汉南区三合垸” 是说东荆河入长江口的今洪湖市新滩镇到武汉市汉南区汉洪大桥底下湿地。解放后,这里有“同心垸”、“五福垸”、“幸福垸”三垸围堤,在冬季种有油菜、小麦之类的作物,夏季洪水没来之前收割,洪水退后又种。
  为此,笔者找到1994年,湖北省水利厅发布《东荆河堤防志》的内容如下:

  东荆河位于长江中游下荆江以北,汉江下游以南的江汉平原腹部,上起潜江龙头拐串汉江,下迄武汉市汉南区三合垸通长江,河流曲长173公里,是汉江下游唯一的分流河道。两岸堤防全长344公里,其中东荆河修防处管辖田关以下两岸堤防317.156公里,是汉南和四湖地区重要防洪屏障。其保护范围,包括潜江、监利、洪湖、仙桃四县市85个乡镇、农场和436.48万人口。以及江陵,武汉市汉南区部分面积和人口。两岸物产丰富,农、林、牧、副、渔五业兴旺,是全国重要的粮、棉、油、猪、鱼、禽、蛋和轻工产品出口基地,经济发达。1991年国民生产总值达53.93亿元,不但是荆州地区重要经济支柱,而且在湖北省乃至全国也占有一定的地位。
  东荆河是江汉水沙运动的产物,原为古云梦泽的一部分。历经江汉二水复合冲积和水源关系不断演变而逐渐形成冲积平原河流。古往今来,东荆河地域江河串通,湖泊密布,水域辽阔,水源关系复杂。东荆河原本没有固定的河床,洪水灌入,即横冲直闯,危害肆虐。随着自然环境演变,历代劳动人民为了开垦这块肥沃土地,年复一年地修筑了东荆河两道顺水长堤,才成了现在的河道。

  以上《东荆河堤防志》的介绍,既说明东荆河是汉江水沙运动的产物,又说明是古云梦泽的一部分,还说明物产丰富。《东荆河堤防志》提到的荆江全长360公里,指长江从今湖北省宜昌枝江市到今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城陵矶段的别称。有“九曲回肠”之名。
  东荆河如今的河道是——从潜江市泽口镇龙头拐接汉水南流,于监利县新沟镇东流,经湖北省仙桃市新沟镇、通海口镇、杨林尾镇、郭河镇,洪湖市白庙镇至仙桃市杨林尾镇分为南北两支,北支经复兴场、张家棚接改道新河,至仙桃市五湖渔场东岸出仙桃市境,全长88公里。南支从仙桃市杨林尾镇经洪湖市黄家口镇沿洪湖隔堤过仙桃市杨林尾镇壕口、官垱、吴家剅、新阳沟、茅草湖,出仙桃市境长38.5公里,是仙桃市与洪湖市的分界线。从茅草湖(原为洪湖市新滩镇芦苇站)到洪湖市新滩镇白斧池村(现并入胡家湾大队)汉洪大桥底下汇入长江,北面是今武汉市汉南区水洪乡新沟村,也就是水利系统所称的 “武汉市汉南区三合垸” 地名。
  东荆河与内荆河现在都在新滩镇注入长江。东荆河入长江口与仙桃市沙湖镇五湖渔场都在汉洪大桥底下汇入长江。汉洪大桥全长为6300米,是武汉市汉南区水洪乡新沟村与洪湖市新滩镇白斧池村的连接点。解放前这里流传一句顺口溜:“过了新滩口,性命到了手”。说的就是汉洪大桥主桥4446米的泄洪口长满芦苇,芦苇滩延伸到仙桃市五湖渔场、新滩镇东湖大队、汉南区湘口农场等地面积有十多万亩,《洪湖赤卫队》拍摄,曾在这一带取芦苇荡景,所以解放前土匪出入其间,社会治安很乱。
  有一位网名叫“荆楚沔阳”的作者在《沔阳地名的来历》中说:“沔阳,顾名思义,‘沔水之阳’也。湖北沔阳建制于南朝梁天监二年(503),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自古山南水北为阳,今天的沔阳在汉水之南,为什么不叫沔阴呢?这就要提到夏水。在水系不明朗的古代,沔水在沔境并非汉水,而是借用了夏水。借用的多了,连长江的一部分也曾经被称为沔水。《辞海》记载:‘夏水,古水名。据《水经注》,故道从湖北沙市东南分江水东出,流经今监利县北,折东北至沔阳县治(今沔城)附近入汉水,自此以下的汉水也兼称夏水’。当时的沔阳县治在夏水之北,故名沔阳。”
  而黎沛虹教授在《夏杨水与东荆河考异》一文中明确认定“夏杨水非东荆河。”
  我们把目光投向古代称“夏水”的新滩镇内荆河。
  翻开新滩镇的历史,在王莽代汉的公元9年,将南郡改称南顺郡,州陵县(治所在今湖北省荆州洪湖市东北四十里乌林镇黄蓬山)改为江夏县,江夏县治在今洪湖市新滩镇。1951年5月,沔阳专区并入荆州地区专员公署;同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决定,将沔阳县东荆河以南区域,以及监利县东部、嘉鱼县长江北部、汉阳县西南部的毗邻区域划出,成立洪湖县,新滩口从汉阳县划出来的有内荆河以西的新滩镇政府所在地街道、胡家湾、夏家墩、庙湾村、下湾村、东湖大队、南到坪北村的汉阳沟;新滩镇内荆河东岸刘家墩、大兴岭、宦子口村、北洲村等地属于嘉鱼县。新滩镇北部东湖大队一带与仙桃市五湖渔场相邻,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这里流行这样一首民谣:“沙湖沔阳洲,十年九不收,若有一年收,狗子不吃锅巴粥。”既说明这里水害严重,又表明土地肥沃。
  综上所述,沔阳县与沔水的存在扑朔迷离,沔阳县的沔水在何处?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学者在探讨。就象盲人摸象,莫衷一是。
  不过,笔者从中观察到不管是沔水、汉水、还是东荆河、内荆河;不管是长湖、白露湖还是洪湖、太白湖,它们都是江汉平原的主要河流与湖泊,也是由云梦泽演变的水系,高度与古代云梦泽相吻合。所以笔者认为云梦泽就是历史上所指的“沔彼流水,其流汤汤”的沔水。因此,诸葛亮有“荆州北据汉、沔”,梁武帝有:“汉口不阔一里……吾自围鲁山以通沔、汉”之说。只有把云梦泽上的江汉平原水系理解为沔水水系,汉江下游襄阳段诸多水系通沔水就不难理解沔水了。因为汉江本身到江汉平原段也称沔水系统。这样《说文解字注》中所说的“凡漢中下云旬水入沔,淮水入沔,筑水入沔。弘農下云淯水入沔,洱水入沔,甲水入沔。右扶風下云褒水入沔。”就都能解释清楚了。
  另外,“沔”字造字者特别用心,他将汉江到襄阳段形象地用字形表现出来,沔字上面的一横,就是汉江在今襄阳市襄州区张湾镇淯水入沔水大转弯的横段,随着这一段面向东南奔腾到武汉市江阳区龟山脚下,就是沔字一横下面的弯曲结构,最后连汇入长江的一勾也表现出来了。说明沔水既复杂又浩瀚。不然,诸葛亮就不会说“荆州北据汉、沔”。表明诸葛亮时代的沔水地区有丰富的土地资源与大量民众。不然,诸葛亮就不会特意提沔水,因为汉江襄阳段下面还有沮水、漳水、夏水、江汉运河(又称扬水、子胥渎)等等河流,都在汉朝的荆州北部。如果按照《沔阳地名的来历》的任作者“荆楚沔阳”先生在《沔阳地名的来历》中所说“沔水是今仙桃市张沟镇古州河”显然是牵强附会的说法。因为诸葛亮所指的沔水,是指灌溉面积辽阔的沔水,张沟镇位于沔城镇东北,航空距离约十三公里,所以笔者认为张沟镇的“古州河”并不是诸葛亮所指的沔水。
  有人会说:如果这样下结论,你许雨浓怎样解释沔阳县与沔水的来历呢?
  笔者认为,要想破解沔城与沔水的迷底,我们得先看沔城镇的玉带河。玉带河古称漕河,俗名王保河。位于仙桃市东荆河与通州河之间,发源于今东荆河以南之柳口。清朝同治四年(1865),监利县东荆河杨林关溃口,冲断王河口,故东荆河以北的漕河从王河口起,北流至沔城莲花池折向西班,绕旧城南门、西门、北门,至七里城折向东流,宛若玉带,故名玉带洞。流经铁泥坝与东荆河平行东流苏杨马口,折向北流经白鱼嘴至张沟入通州河,全长35公里。
  笔者介绍玉带河的前世今生,就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汉江三源之一也有一条玉带河,古称沔水。发源于陕西省西南部的汉江在汉中市宁强县境内叫做玉带河。
  我们从沔城镇的玉带河取名来看,是人为还是巧合?这样看来,沔阳城是在借用玉带河的沔水名,所以成了沔阳。这是笔者对沔阳县来历的第一个通俗狭隘的解释。另外,历史上与沔水有关的州有多处,不是所有沔州与沔城镇有关。诸如西魏置沔州,治所在今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县东南; 隋朝置沔州,治所在今湖北省仙桃市沔城镇;唐朝置沔州,治所在今武汉市汉阳区五医院凤凰山;南宋置沔州,治所在今陕省汉中市西略阳县。这四处沔州仿佛在诉说沔水有关的故事,诉说着沔字与沔水所诞生的前世今生。
  有人还会提出质疑,沔城镇的玉带河古称漕河呀?
  笔者的回答是:正因为古代称沔城镇的玉带河为漕河,所以能证明是沔阳县人刻意在沔城、用人工挖出来的,是为了证明沔阳县不是指汉江上游的沔水之阳,也不是指汉江。修这条漕河的负责人叫王保,故而俗称王保河。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回到建安十三年(208)九月,《资治通鉴》记载说:“云身抱备子禅,与关羽船会,得济沔,遇刘琦众万馀人,与俱到夏口”。意思是赵云抱着刘备的儿子刘禅,与关羽在荆门市沙洋县汉津口(位于今湖北省荆门市东北汉水过境处)的水师相会,才得以渡过沔水(这时汉江、沔水、夏水同为一水),遇到荆州牧刘表的长子、江夏郡太守刘琦率领的一万多人一起到夏口(这里的夏口在学术界有争论,有的认为是今武汉市汉阳区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口,有的认为是今荆州江陵县夏水入长江口)。笔者偏向是武汉市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口,因为曹操派出的五千名精锐骑兵正在追赶刘备,为的就是抢夺江陵县的物资,他们一天一夜跑了三百多里,在当阳县的长坂坡(位于今湖北省荆门市以南,从荆门市掇刀区团林铺镇、荆门市沙洋县五里铺镇伸延到荆门市沙洋县十里铺镇一带。当年当阳县治所在今荆门市掇刀区团林铺镇以西数公里。不是今天宜昌当阳市里的长坂坡)追上了刘备。刘备既然在今天荆门市沙洋县汉津口过沔水,就会随刘琦的军队骑马逃走,他不可能去江陵县与曹操抢夺物资。笔者引这段历史,说明刘备当年过的沔水是在沙洋县的汉津口,而不是沔城镇的玉带河(读者可参考云卷云舒在新浪博客中发表的《刘备走汉津口》一文)。
  笔者考证襄阳以下存在沔水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
  按照网络“沔水”词条的说法,汉江襄阳以下别名襄江、襄水。而史料常以襄阳段称沔水。如《资治通鉴》建安二十四年(219)十月记载:

  羽围堑鹿角十重,晃追羽,与俱入围中,破之,傅方、胡修皆死,羽遂撤围退,然舟船犹据沔水,襄阳隔绝不通。

  按照原文中“然舟船犹据沔水,襄阳隔绝不通”的说法,关 围曹仁在樊城(指今襄阳市襄州区),被曹仁的援军徐晃打败,然而关羽的舟船仍然在沔水,导致徐晃的援军不能过汉江到襄阳城。如果这里的沔水不是指汉江,说明沔水在今襄阳市襄州区存在,至于汉江襄阳以下别名称“襄江”、“襄水”的段面长度,我们就没法考证清楚了,因为襄阳市还有一条襄水,这条襄水源头位于今襄阳城南扁山西麓的泉水坑处,全长约14公里,灌溉面积30平方公里。
  如果沔水在东汉与襄阳段有别于汉江,说明笔者考证的“沔”字,就是今襄阳市襄州区汉江拐弯中的一横是成立的。同时也推论诸葛亮所说的“荆州北据汉、沔”就是指襄阳到江陵、武汉市存在沔水,就是云梦泽演变的江汉平原上的浩大水系。说明沔水流域广,而决不是现在一些学者考证的、狭隘的沔阳县的玉带河或古州河的沔水,也不仅仅是《方舆纪要.湖广三》卷77记载的:“ 沔阳州南四十里”的夏水(今称内荆河)就是沔水。
  为了证明笔者的说法,我们不妨去看看夏水的面貌。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5-04 07:25:53
  四 汉阳镇的来历

  有人会说,古人既然以“水北为阳”,你许雨浓怎么解释今天的汉阳区?因为汉阳区在龟山脚下的汉江南岸呀!
  这一历史得从明朝宪宗朱见深说起,朱见深的成化年间(1465—1487)将汉江改道,把汉江与江汉平原的一些复杂的河流、湖泊合为一体,再把汉江位于今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的主要泄洪口废除,只留下今汉阳区龟山脚下的汉江入长江口。武汉三镇(即汉口镇、武昌镇、汉阳镇)建汉阳镇时,以汉阳区江堤乡的汉江泄洪口为坐标,汉阳区位于当年汉江泄洪口北岸,因此,今武汉市纱帽镇称汉南区。
  事实历史上汉阳区在龟山脚下的汉江入长江口,远比汉阳区江堤乡的汉江泄洪口出名,为何小汉江口比汉江大泄洪口出名呢?是因为龟山脚下的汉江入长江口一年四季都在迎接八方来客,而汉江泄洪口只有在夏季才显露出它狂野的本性。所以夏口、沔口、汉口三块金牌,都戴在了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口这位古老而年轻的名星脖子上。江陵县的夏水口、江堤乡的汉江入长江口、新滩口夏水入长江口好像已经被世人遗忘。
  有人会说,你的证据呢?
  让我们进入历史。建安十三年(208)正月,孙权决定西征江夏郡太守黄祖。黄祖用两艘艨艟舰封锁沔口(也就是位于今武汉市汉阳区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口),然后又用粗棕缆绳捆绑巨石作为船碇,船上有一千人作为弓弩射手,这些人轮流发射飞箭,其密集程度如雨,导致吴军无法越过封锁线。
  此时,东吴方面以偏将军董袭和别部司马凌统作为先锋,各率敢死队一百人,为了严防箭射,每人身披两副铠甲,乘大船冲入黄祖的艨艟舰之间。在万箭齐发的险境中,董袭迅速抽刀砍断固定艨艟舰的两股棕缆,艨艟舰随着汉江水横冲到长江的江面上,东吴的大军才冲出了封锁前进。接着黄祖命令都督陈就率领水军迎战。东吴的平北都尉吕蒙阻止其前锋,亲手砍下陈就的头颅悬挂示众。随着战局的转变,吴军乘胜实行了水、陆追击,逼近夏口城(指刘表部将黄祖在龟山北麓筑的却月城,却月城被东吴在208年正月攻破后。刘表之子刘琦又在龟山南麓建了鲁山城,也称夏口城。东吴黄武二年【223】,孙权筑夏口城于黄鹄山【即今黄鹤楼的蛇山】)。吴军出动了全部的精锐部队,对夏口城进行猛攻,等到攻陷城池后,又大肆屠杀无辜的民众。
  如此种种,都说明今天武汉市汉阳区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处既称汉口,又称沔口,同时还称夏口。当我们了解到汉、沔、沮、夏四水的关系与方位,就能读懂有关历史战争中涉及到的汉口、沔口、夏口,以及沔水不同于汉水等复杂的水系关系了。
楼主许雨浓A 时间:2019-05-04 07:27:12
  五 小结

  通过以上考证,笔者发现了一些问题。第一,百度搜“沔”字词条内容:“第三,县名,隋置,故治即今湖北省沔阳县沔城镇。”而事实上沔阳县应该在南朝梁开始设置,而不是隋朝。隋朝是改沔阳郡为沔州。梁武帝在503年就设置了沔阳县,比隋朝设置沔州早八十年左右;
  第二,梁武帝萧衍在天监二年(503)设置沔阳郡和沔阳县时,只管辖沔阳、云杜二县,说明梁武帝在告诉后人,沔阳、云杜二县坐落的沔水中心区域,也就是诸葛亮时代的荆州北部。这一区域正是江汉平原中心,故而,这就是诸葛亮时代的真正的沔水,所以梁武帝以诸葛亮《隆中对》荆州以北的沔水,取沔阳县和沔阳郡名,是以地域方位划分出来的地名;就像湖北省与湖南省以洞庭湖、河北省与河南省以黄河取名一样——这就是沔阳县的来历!原因是沔水在梁武帝时代的称呼已经混乱得难以定出地域界线,如《资治通鉴》西晋怀帝司马炽的永嘉五年(311)正月记载:

  春,正月,壬申,苟晞为曹嶷所败,弃城奔高平。
  石勒谋保据江、汉,参军都尉张宾以为不可。会军中饥疫,死者太半,乃渡沔,寇江夏,癸酉,拔之。

  以上原文意思是说,311年正月十四日,西晋青州刺史苟晞被汉国皇帝刘聪的军将领曹嶷打败,丢弃青州城逃到兖州山阳郡高平县(治所在今山东省济宁市邹城市西南)。
  刘聪的另外一位大将石勒图谋占领西晋的长江、汉水地区,其参军都尉张宾认为不行。正遇上军中缺粮又流行瘟疫,死了一大半士兵,于是渡过沔水,入侵江夏郡(西晋治所在今湖北省孝感安陆市古城),311年正月十五日占领。
  这里的沔水远离汉江,证明沔水是指江汉平原上云梦泽水系。这一水系在江汉平原上流域复杂,所以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解释“沔”字时说:“沔者,發源緬然之謂。”既说明沔水浩大,又说明沔水既像“沔”字结构,又像“瓜”字结构。说它像瓜字,瓜字上面一小撇,就像是汉江在今湖北省襄阳市的大拐弯,左边一大撇就是沮水、漳水、夏扬水等水系。瓜字中间部分就是指今湖北省荆门京山市和湖北省潜江、仙桃等地。瓜字底部就是沔水上游在江汉平原汇聚沮水、漳水、夏扬水等沔水分段水系而形成的东荆河、内荆河的部分。右边一捺就是江汉平原夏水东北部云梦、安陆等地,江汉与沔水在枯水季节有部分重叠,这一重叠部分就是瓜字一捺的底部,《资治通鉴》把这一重叠的部分称为沔江。如,晋愍帝司马邺的建兴元年(313)八月,《资治通鉴》记载:

  陶侃使参军王贡告捷于敦,敦曰:“若无陶侯,便失荆州矣!”乃表侃为荆州刺史,屯沔江。

  以上荆州刺史陶侃屯兵的沔江,就是指今武汉市蔡甸区到汉阳区龟山脚下汉江入长江口段面。有人会问,你许雨浓怎么能证明?笔者的证据如下:

  杜苾将王真袭陶侃于休障,侃奔滠中。周访救侃,击苾兵,破之。

  以上原文是《资治通鉴》建兴二年(314)三月的记载。意思是指叛军首领杜苾带领王真到林障城(位于今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东北汉江南岸)袭击荆州刺史陶侃,陶侃逃往滠中(指今湖北省孝感市与今武汉市黄陂区以南滠河中段地区,滠河入长江口位于今武汉市轻轨汉口北站附近)。周访增援陶侃,打败了杜苾。
  除了以上史料对沔水若干称呼之外, 司马炽的永嘉六年(312)十二月,《资治通鉴》又有了“沔阳”一说。

  顗始至州,建平流民傅密等叛迎杜苾,苾别将王真袭沔阳,顗狼狈失据。

  以上苾别将王真袭“沔阳”,沔阳一词比梁武帝萧衍在503年设沔阳县和沔阳郡早近二百年。除了早于梁武帝时的“沔阳”一说,东晋成帝司马衍的咸康五年(339)十二月,《资治通鉴》又有“沔北”和“沔中”之说。

  三月,乙丑,广州刺史邓岳将兵击汉宁州,汉建宁太守孟彦执其刺史霍彪以降。
  征西将军庾亮欲开复中原,表桓宣为都督沔北前锋诸军事、司州刺史,镇襄阳;又表其弟临川太守怿为监梁、雍二州诸军事、染州刺史,镇魏兴;西阳太守翼为南蛮校尉,领南郡太守,镇江陵;皆假节。又请解豫州,以授征虏将军毛宝。诏以宝监扬州之江西诸军事、豫州刺史,与西阳太守樊峻帅精兵万人戍邾城。以建威将军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相,入沔中。

  以上的原谅文意思说,339年三月,东晋征西将军庾亮想收复中原失地,上奏请求成帝司马衍任命桓宣为都督沔北前锋诸军事、司州刺史,总部设在襄阳城。又上奏请求成帝任命庾怿监察梁、雍二州军事,担任梁州刺史,总部设在梁州魏兴郡(治所在今陕西省安康市西北四里汉水北岸);任命西阳郡太守庾翼为南蛮校尉,兼荆州南郡太守,镇守江陵县,庾氏兄弟都假节。还请求成帝分出豫州,用来授予征虏将军毛宝。朝廷下诏,任命毛宝为监察扬州长江以西一带的军事兼任豫州刺史,与西阳太守樊峻率领一万精兵防守邾城(位于今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城区)。任命建威将军陶称为南中郎将、江夏郡国的宰相,驻军沔中(指今湖北省荆门京山市和湖北省潜江市、仙桃市等江汉平原中心地带)。
  综上所述,两晋时期沔水名称花样多变,既有沔阳、沔南、沔北,还有沔中,所指地域都是江汉平原。梁武帝设沔阳郡、县,正是因为当时对沔水的称呼已经混乱,导致上难以在军事确定准确方位。梁武帝夺取江山时,是从襄阳走沔水、汉江入长江到今天南京市的。也许当时沔水对他指挥军队带来一些困扰,所以他得到天下后,就界定沔水的地理方位,以诸葛亮《隆中对》中说:“荆州北据汉、沔”设沔阳郡、县来界定沔水地域。千百年来,沔水给阅读三国、南北朝历史的读者带来困扰,就是因为沔水指向不明。
  2018年十月,曾任十一届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政协 的王生铁先生,看了《浅谈汉、沔、沮、夏四水的关系》后,激动地说,我曾带十八位水利专家,行程七千多公里,考证汉江之源,对沔水与汉水的关系仍然带有悬疑,现在才明白其中的关系。于是,他通过工作人员找到我,十月六日我专程到他家探讨沔水与汉江的关系;
  第三,我们把沔阳设县时代的记载搬出来,就知道沔阳县在设县之前的沔水现状。

  沔阳属古“云梦泽”。据沙湖、越舟湖出土文物证明,新石器时期,就有先民们在这块土地上开拓生息。传说大禹治水,分天下为九州,沔阳在九州之一的荆州域内;夏、商时为荆州域。
  西周建立后,周成王封鬻熊之后于荆山子男之田称荆楚,春秋时为郧国、州国地,东周桓王十一年(前701年),郧、州、隋、绞、廖等国伐楚,为楚国所灭,遂属楚地,地近楚郢都;周昭王伐楚,卒于江上而不返;楚平王游云梦,驻跸排湖,屈原遇渔父,歌沧浪之水。
  秦灭六国后行郡县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本地属南郡;汉承秦制,汉高祖六年(前201年),分南郡东境为竟陵、云杜两县。沔阳西北为江夏郡云杜县地、东南为南郡州陵县地;汉高祖诈游云梦擒韩信;汉武帝时在郡之上复设州,分天下为十三州,仍隶属荆州南郡。
  三国时云杜、州陵属吴地,魏蜀吴共争荆州,赤壁之战即发生于沔阳南部(今洪湖)附近,后荆州大部为吴所有,南郡亦属之。
  晋灭吴后不久进入“五胡十六国”时代,北方战事频繁,荆州成为南朝北方军事重镇;南朝地少民多,遂将地划分为较小的郡县便于管理。
  南朝梁武帝天监二年(503年),始于本地置郡设县,因地处沔水以北而称沔阳郡——是为建制之始。分竟陵郡设沔阳郡,领云杜、沔阳二县,沔阳县由云杜(县治今剅河附近)析置。置州城郡,领州陵县,县治今新滩口;置营阳郡,领惠怀县,县治今张沟附近(见网上百度百科“仙桃市”词条历史沿革)。

  以上就是网络上《仙桃市志》记录的仙桃市从远古到南朝梁时代的历史,至于其中有多少真实性,我们只有多方考证才能确认。比方说,原文“领州陵县,县治今新滩口”是错误的,因为州陵县汉朝的治所在今湖北省荆州洪湖市东北四十里乌林镇黄蓬山,而不是新滩口。新滩口是王莽代汉的公元9年,将南郡改称南顺郡,州陵县改为江夏县,江夏县治所从乌林镇黄蓬山迁到今洪湖市新滩镇。如果新滩口是州陵县治所,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江夏县恢复为州陵县,新滩口仍然是县治,那么,《仙桃市志》就应该有凭证、把过程介绍清楚。
  随着历史的变迁,有好多地方志有误或记载不详,往往以误传误,最后导致我们的历史面目全非。笔者在此强烈呼吁,《江陵县志》与《荆州市志》应该把荆州设市之后,江陵县与荆州市地域与县城分出荆州城的关系介绍清楚,因今天的江陵县不是古代江陵县,汉朝的江陵县包括了今天的荆州市城区和周边部分地区,汉朝的江陵县治所在何处,江陵县迁治所多少次?今天的《江陵县志》都没有准确的地址和迁移的时间,导致写历史的人在介绍古代荆州治所时,仍然认为江陵县治所在今湖北省荆州市,而事实上1994年9月29日,江陵县政府从今天荆州市区迁到了今荆州城外的江陵县郝穴镇。如果区们再说江陵县治所在荆州城区就是错误的了。与之相同,荆州治所应该在今湖北省荆州市城区,而不再是江陵县了。读者可参考笔者撰写的《何处是荆州》一文。又比喻说,历史上赤壁大战古战场只有一个,只因苏东坡有一首《赤壁怀古》的绝唱,就有了黄冈的文赤壁;因赤壁大战遗址有旅游之利可图,又有了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的赤壁(指位于金口镇南约八里长江边的金矶山,又名赤矶山);而真正的赤壁古战场在无奈之下,于1998年6月11日,干脆将蒲圻市改名为赤壁市。这既是读者的无奈,又是历史的可悲,导致读史、写史的人出现尴尬,甚至于有些尴尬成为了美谈。比方说,历史上压根儿就没的貂蝉,吕布只不过与董卓的侍女通奸,在《三国演义》中就变成了王允的歌姬,最后派生成为我国四大美女,让历史学家啼笑皆非。
  笔者回归到沔阳县成立的话题中来。沔阳县在南朝梁时代是由竟陵郡分割出来的。竟陵郡在秦朝设置时,治所在今湖北潜江市西北;西晋析江夏郡设置时,治所迁到今湖北省钟祥市。潜江、钟祥两市都在沔水地区。
  现在的仙桃市张沟镇,从《仙桃市志》来看,曾经是营阳郡惠怀县的治所。笔者在《东晋南北朝舆地表》查到惠怀县,惠怀县应该是东晋安帝司马德宗义熙十三年(417),晋安帝司马德宗(382―419)在州陵县西北设置惠怀县,隶属荆州江夏郡。而营阳郡是三国时期东吴宝鼎元年(266年,吴末帝孙皓的第三个年号)分零陵郡南部设置,郡治在营浦县(今湖南省永州市道县濂溪街道办事处)。管辖营浦县、营道县、舂阳县、泠道县四县。属荆州管辖。《仙桃志》所说的惠怀县,是侨置。据《州国.荆州州国 》记载:“时至公元551年,北朝西魏文帝萧宝炬撤销州陵、惠怀二县,设置建兴县,县治设在今仙桃市沔城,隶属荆州的沔阳郡(见《西魏书.三》、《辞海》)。”《仙桃志》就没有介绍清楚惠怀县侨置的过程。
  第四,关于荆州。西汉时的荆州大致管辖今湖南省、湖北省大部、河南省西南南阳和信阳地区,另外加广东、广西、贵州一部分边界地区。治所无法考证。东汉荆州管辖南阳郡、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章陵八郡,刘表190年三月担任荆州刺史后,因当时到处都是起义的黄巾军,使交通阻塞,他一人骑马到宜城县上任,随后将荆州治所迁到今湖北省襄阳市。赤壁大战后,孙权、刘备夺取了荆州的南郡、长沙、零陵、桂阳、武陵、江夏六郡。曹操占领了荆州北部的南阳、章陵二郡。俗话说“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而事实上刘备借的只是荆州南郡,所以笔者曾以“刘备借荆南——有借无还”取代。原因是赤壁大战后,刘备以今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当时称孱陵县)作为荆州临时治所,就改“孱陵县”为“公安县”,当刘备借到南郡后,将荆州治所迁到现在的荆州城。建安二十年【215】五月,孙权要刘备归还荆州时,双方进行了战争,最后有人说曹操将要攻打汉中,刘备担心失去益州,派使者向孙权求和,就将荆州长沙、江夏、桂阳以东三郡归属孙权,南郡、零陵、武陵三郡以西划归刘备。三国之后荆州治所侨置的地方有多处,特别是南北朝时期。
  《千古悠悠——何处说荆州》的作者罗亚蒙(代表作《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大辞典》上下卷300万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在文中说:

  秦灭楚后为江陵县治,始有城池,称“江陵城”。西汉武帝时荆州刺史治江陵,始称“荆州城”( 见《人民日报》2000年12月9日)。

  而事实上汉朝江陵只是南郡治所,有关史料没有说明江陵县就是荆州治所;
  第五,关于章华台。章华台遗址1987年发掘,位于潜江市龙湾镇。西距江陵县纪南城的遗址50千米。目前网上介绍说是楚灵王所建的章华台,亦称“细腰宫”。
  1999年出版的《辞海》,根据1986年潜江龙湾发掘章华台,把古华容县城的地理位置也定到了今湖北省潜江市西南。章华台究竟建在哪里,目前有湖北说、湖南说。还有晋史提到“江津豫章口”的章华台,这也是一个扑朔迷离的话题,历史上楚国多次迁都,有纪郢、湫郢、鄢郢、陈郢、寿郢等等,都有可能建章华台,我们对潜江市龙湾镇的章华台就要慎重认定就是楚灵王所建的章华台。
  笔者补充以上五点,就是为了让读者进一步认清我们的历史复杂与考证的艰难,我们要有辩证的观察力,才能发现历史的真迹。

  作者:许雨浓。修改于2019年五月二日

作者:atyears 时间:2019-09-09 21:23:26
  修史,疑者当存,巫祝当存。
作者:司马将军007 时间:2019-09-27 13:52:47
  1980年代,有一位年轻的历史学家认为,过去认为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之发源地是不对的。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都是中华民族之发源地。他认为范文澜的《中国通史》有错误,应该重写《中国通史》。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神算网论坛资料中心